Category: 雜貨店

懷念陳拱北導師!

comments 懷念陳拱北導師! 已關閉迴響。
By , 2015-03-22 5:12 下午

KP Chen

我很幸運,有緣認識陳拱北教授

第一次見到他,應該是在大一的迎新會上,可惜沒有留下任何印象。但隨後的公共衛生導論,卻讓我至今難忘。我深深記得他教我們的三個概念:世界衛生組織的健康定義,C-E A. Winslow的公共衛生定義,以及Leavell和Clark的三段五級預防醫學概念;這些概念就這樣跟著我一輩子。

老師是一個生活樸實,又充滿使命感的人。他曾勉勵公共衛生系學生說:「試問“人生的價值”在哪裡? Continue reading '懷念陳拱北導師!'»

當下和因緣

comments 當下和因緣 已關閉迴響。
By , 2015-02-19 10:13 下午

列印我對健康不平等的關心,始於1980年在公共衛生學苑上發表論文:臺灣縣市衛生狀況之評定,之後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就讀時,也曾以分析個人社經地位、地區社經發展與死亡三者之間的關係為博士論文題目,雖然最後因為現實問題而放棄。

1984年回國後,醫療保健政策成了我的教學與研究重點。1986年,因緣際會下我被聘為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兼任研究員,再過兩年受邀擔任行政院經建會專任顧問,與楊志良和吳凱勳兩位教授共同主持全民健保規劃專案。在規劃期間,有一件事令我特別訝異,那就是發現:加拿大衛生部長Marc Lalonde,竟然在自己國家實施全民健保後不久即發表白皮書:A New Perspective on the Health of Canadian,而且竟然意外揭開全球健康促進運動的序幕。

這本俗稱Lalonde報告的重要性,在於提出健康領域概念,將健康決定因素分為生物遺傳、環境、生活方式及醫療照護等四大類,並且認為這四類因素對國民健康都很重要。由於當時工業化國家包括:加拿大、美國、英國等,無不以醫療照護為顯學,因此我不但佩服Marc Lalonde的勇氣與智慧,而且還從Lalonde報告得到走出醫療改革框框的啟示Continue reading '當下和因緣'»

蕭慶倫教授與全民健保二三事

comments 蕭慶倫教授與全民健保二三事 已關閉迴響。
By , 2015-02-12 2:38 下午

WC Hsiao 20150317S蕭慶倫教授,將過八十大壽,一群他的台灣學生希望我寫點關於他的故事,當作生日禮物。我覺得非常榮幸,因為他是我尊敬的大師,以下是他與全民健保的二三事。

是生前注定事

1987年,我被行政院科技顧問組聘為兼任研究員,同年11月,行政院俞國華院長根據科技顧問組召集人李國鼎資政的建議,批示由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規畫全民健保制度。

有一天,李資政找我到他的辦公室,告訴我幾年前蕭教授曾經拜訪他,提到公勞保已經面臨破產危機,必須進行大改革,而現在行政院要推動全民健保,時機已經成熟,要我擬封信,敦請蕭教授來台主持全民健保規劃事宜。 Continue reading '蕭慶倫教授與全民健保二三事'»

消除健康不平等的三個歷史教訓

comments 消除健康不平等的三個歷史教訓 已關閉迴響。
By , 2014-12-27 10:32 下午

HFA Taiwan今年,公共衛生聯合年會以「公共衛生與健康不平等」為主題,不但重要,而且特別有意義,因為健康平等一直是公共衛生的努力目標。世界衛生組織憲章,開宗明義即指出:享受最高可能規格的健康,是每一個人的基本權利,不分種族、宗教、政治信仰、經濟或社會條件。1948年公布的世界人權宣言,更具體揭示:人人有權享受為維持他本人和家屬的健康福祉所需的生活水準,包括食物、衣著、住房、醫療和必要的社會服務。 Continue reading '消除健康不平等的三個歷史教訓'»

前進60路上的插曲──我在閱讀教授人生

comments 前進60路上的插曲──我在閱讀教授人生 已關閉迴響。
By , 2013-09-27 10:44 上午

Confusion在人生的旅程上,我們大都已經走了不少的路。雖然不見得事事如意,也曾經歷辛苦與痛苦,但日子總是平安渡過,有時還開懷大笑。

或許是巧合?今年 (2013) 遇到幾件事,讓我有些感傷:第一,先後聽到和我同一大樓的三位教授發現肺部有腫瘤;第二,我的新加坡好朋友在二月底突然過世,這是Dragon Net第二位英年早逝的伙伴。Dragon Net是一個研究亞洲醫療改革的小社團,1990年代成立,共12名永久成員,來自六個國家,臺灣代表是我和楊志良教授。

我現在雖然50多歲,應該還算年輕,而且也知道生老病死,乃人生必經之路,但是想想,若能因為閱讀一些資深教授的人生,得著他們的智慧,好數算自己的日子,也未嘗不是件好事,更何況能與大家分享,或有大利益?這就是我演講題目的由來。

人生像甚麼?

人生有三大要素:時間、空間,和角色。相信大家都曾想過自己的人生,而且也做過許多重要的人生決定。但是您如何形容自己的人生? Continue reading '前進60路上的插曲──我在閱讀教授人生'»

李蘭教授是一路幫我的貴人

comments 李蘭教授是一路幫我的貴人 已關閉迴響。
By , 2012-12-15 10:49 下午

那一年,我剛畢業,在臺灣省公共衛生教學實驗院工作,負責研究調查計畫。為了資料分析,我常常回到台大公共衛生學系,向主任林家青教授借用王安電腦。有一天,林教授開心的告訴我,他請了三位女助教:李蘭、張玨和蘇喜,而自己的英文名字又剛好叫Charlie,可以說就像電視連戲劇Charlie’s Angels一般。從此,我知道有一位李蘭教授。

但是,我始終沒有見過李蘭教授,直到上了晏涵文教授的研究法。學期中,晏教授邀請我們到他家玩玩,才第一次見到李教授──晏夫人,卻未留下深刻印象。

不久,我從台大休學,到Johns Hopkins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去唸書。隔兩年,李蘭教授也來到同一學院。我忘了誰去接機,但卻清楚記得帶李教授到教會的事,後來她便正式受洗為教徒。

李教授和我一起都住在Reed Hall,起先她住在西廂,不常聯絡,後來她搬到東廂,見面機會多了,我和其他同學便常請她幫忙,例如:剪頭髮、一起用餐等等。最重要的是,當年我五天四夜的資格考,還是靠李教授用傳統打字機幫忙打答案呢!事實上,在Hopkins期間,包括李教授在內,大家感情都很好,留下不少難忘的回憶,例如:紐約之旅、魏淑玲婚禮、開生日香檳的驚喜等等。 Continue reading '李蘭教授是一路幫我的貴人'»

「全民健保總體檢」一書,共同推薦文

comments 「全民健保總體檢」一書,共同推薦文 已關閉迴響。
By , 2012-08-20 2:09 下午

緣起

監察委員黃煌雄先生,一身充滿正義感,愛國家、愛鄉土。自一九八一年從政以來,他對於臺灣民主制度的建立、中央政府總預算結構的調整,以及追求和平與人道關懷上,都留下經得起時間考驗的紀錄。

一九九九年,黃委員首次任職監察委員,任內開創以行腳台灣、深入基層、傾聽民意、發掘問題為特色的系列總體檢案,讓監察院也著實發揮了積極的引導作用。二○○八年,連任監察委員之後,黃委員認為應該進一步關心人民福祉,尤其是與所有老百姓息息相關的生活議題,於是選擇以全民健保總體檢為他的課業。

感動

二○○九年夏天,黃委員邀請沈美真和劉興善兩位監察委員,開始進行全民健保總體檢案。雖然黃委員對於民生議題並不陌生,且在二○○○年也曾辦過我國社會福利制度總體檢案,但全民健保總體檢案的困難程度卻超乎他的預先想像。事實上,當黃委員走入複雜而龐大的醫療體系之後,發現自己不但陷入在健保政策與醫療生態的交匯與擺盪之中,而且遭遇到各式各樣的質疑,甚至流彈。

但黃委員並不氣餒,繼續默默走訪醫療院所一家又一家,傾聽座談會的發言一場又一場,直到半年之後,有了深入了解,才「敢」開口說話,並且只因為是玩真的,最後他的誠意贏得各界的感動與信任,得以深入問題核心,發掘真相。總計,黃委員足足花了一年半的時間,以台灣水牛的精神,從臺灣頭走到臺灣尾,再從臺灣尾走 Continue reading '「全民健保總體檢」一書,共同推薦文'»

台大公共衛生學院院長卸職致詞

comments 台大公共衛生學院院長卸職致詞 已關閉迴響。
By , 2011-08-01 11:37 上午

校長、陳院長、各位同仁、各位貴賓,大家好!

首先,我要感謝各位出席今天的交接典禮,尤其是校長的蒞臨!

我常常這麼想,而且心懷感恩,我是一位非常幸運的院長

我不需要為學院沒有空間而煩惱,因為接下第五任院長時,公共衛生大樓剛落成。我所做的事,就是成立搬遷工作小組,請楊銘欽老師擔任召集人,以及韓揆老師擔任顧問,然後在大家同心協力之下,半年後順利搬進新大樓。 Continue reading '台大公共衛生學院院長卸職致詞'»

這個白目署長,我認識!

comments 這個白目署長,我認識! 已關閉迴響。
By , 2011-07-07 1:32 下午

楊志良,楊教授,白目署長,老楊,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們已經認識三十幾年了。

今年初,他不幹署長以後,天下文化找上他,二、三個月即搞定,幫他出了本書,取名「拼公義,沒有好走的路」。這本書抓得住楊教授,符合我對他的印象:

第一,楊教授是武松。武松打老虎,他拼公義,就像書名一樣。其實,公共衛生的精神,就是追求全民健康,不斷挑戰健康不平等的社會現象,但是楊教授走上公共衛生卻是美麗的意外。原來台大公共衛生研究所只招收醫學系和牙醫系畢業生,但在他畢業那年卻臨時擴大招生對象,才錄取這名傑出校友。

其次,楊教授是彗星,不是恆星,無法永遠高高掛在天上。到現在,他不但已經退休三次,而且每次「做官」任期都不長,公衛系主任三年,奇美柳營醫院執行長三年半,衛生署署長任期更短,只有十八個月。但問題不在任期長或短,而是生命有沒有發光發亮。楊教授能看清楚大方向,而且義無反顧,所以成就大事。(當然,有個好長官似乎也很重要,因為趙孟能貴之,趙孟能賤之?)

最後,當綠林好漢,楊教授最在行。當他是署長的時候,我曾在聯合報民意論壇發表兩篇關於他的投稿。第一篇談署長的短命,第二篇則祝福他下台。我說:「歐吉桑署長,雖然您不適合當署長,但卻是很棒的署長。現在法案已通過,酒店打烊了,歸去,應該也無風雨也無晴。」

但是從署醫採購弊案,血汗醫院,到四根支柱救台論,楊署長下了台更是海闊天空,畢竟這是楊教授的本性,老楊的宿命,也是人民對社會公義的渴望。

加油吧!歐吉桑,我的老朋友!

晏涵文教授是我的貴人

comments 晏涵文教授是我的貴人 已關閉迴響。
By , 2011-04-20 10:07 下午

1980年,我考上台大公共衛生研究所,和大伙兒一齊選了晏涵文教授的研究法。當年,老師上課英姿,已經印象模糊,但論時事、談抱負的光景,卻彷彿昨日。記得最清楚的是,晏老師或許可以稱得上臺灣專家效度的先驅,課堂上常提及專家效度;另外,晏老師和黃榮村、文榮光、葉高芳等教授組成的性教育連線,到處受邀演講的結果,使他成為台灣首席性教育專家。

翌年,我以教育部一般公費留學生身分出國,赴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就讀。當時,接受我入學的是衛生政策與管理學系,指定的是衛生服務碩士學位學程。第二季之後,我認為該學位學程要求另外實習一年,但自己在留學前已有兩年工作經驗,於是決定變更申請其他學程。

我參考該系年報,覺得與Monroe Lerner教授或許有緣分,因為他的研究興趣之一,是社經地位與死亡率關係。到了約會時間,Lerner教授很客氣地歡迎我,一開始問我要不要喝咖啡,要不要加奶精,然後話鋒一轉,就問我約會的目的。我告訴他,因為對他的研究有興趣,我想請他當指導教授。他二話不說,從櫃子拿出一疊研究資料,劈頭就問:我剛好有個發現,不知道如何解釋,想聽聽你的看法?

我心裡想,彼此素昧平生,怎麼一開始就下馬威, Continue reading '晏涵文教授是我的貴人'»

過去與未來30年的臺灣公共衛生

comments 過去與未來30年的臺灣公共衛生 已關閉迴響。
By , 2010-09-13 7:54 下午

KP Chen and NHI1976年3月23-25日,陳拱北教授在中華日報發表<30年後的醫藥衛生>一文,對當時臺灣未來30年的公共衛生問題與對策,提出精闢而具體的見解。2008年的今天,距離1976年已逾30年,臺灣的公共衛生發展是否真如陳拱北教授所言?有多少已落實,乃至超前?而有哪些仍須努力?

30年成果:陳拱北教授預言的回應

陳拱北教授在文中明確指出,臺灣在這30年將因人口老化、工業化與都市化,而衍生新的衛生問題,以及必須推行的七大醫藥衛生工作,包括:慢性病防治、心理衛生、重建復原、職業衛生、公害防治、事故傷害防治,以及增進健康等。陳教授並且更進一步指出,為了落實這些醫藥衛生工作,必須健全四大醫療衛生制度與措施,即全民健康保險制度、全國性醫療網、專科醫師制度,以及新任務之衛生所。 Continue reading '過去與未來30年的臺灣公共衛生'»

醫療窮人不再有──二版序

comments 醫療窮人不再有──二版序 已關閉迴響。
By , 2010-08-13 7:30 下午

 

未命名全民健保的重要性,無庸置疑。假如沒有全民健保,臺灣每年將有一成以上的家庭,因家人生病而面臨重大醫療財務災難。現在不但全體國民的就醫人權受到保障,而且發生重大醫療財務災難的家庭也低於 3%。

除了國人的高滿意度外,臺灣全民健保聞名全球,亦無庸置疑。例如,最近美國公共電視網為了美國總統大選,還特別到台灣、英國、德國、日本,和瑞士等五國,實地拍攝「Sick Around the World」專輯,提供尚無全民健保的美國選民參考。

雖然如此,全民健保卻不是十全十美的制度,有許多挑戰正等著大家去面對。其中,最大的挑戰莫過於:從全民健保的美夢中醒來。回想當年參與全民健保規劃時,有一件事讓我十分驚訝,那就是發現:1974年,加拿大衛生部長Marc Lalonde 發表白皮書「A new perspective on the health of Canadian」時,正是加拿大全面實施全民健保後不久。這本白皮書,俗稱 Lalonde 報告,目前已是公共衛生的經典作品,尤其所提「健康領域 (health field)」的概念,更是膾炙人口。 Continue reading '醫療窮人不再有──二版序'»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