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雜貨店

職災——健康不平等的指標

comments 職災——健康不平等的指標 已關閉迴響。
By , 2019-02-18 5:55 下午

鄭雅文教授又出新書了,真是可喜可賀,但這次主題是職災之後,有甚麼特別的意義呢?

關於本書,我最喜歡的部分,就是鄭教授的序;它說出我的看法:職災是勞工、雇主和政府三方,都不喜歡聽到、見到和遇到的事,但卻是存在且不容忽視的事實。

公共衛生的本質有三:以社會生態觀點為典範、採取群體策略,追求人人健康。不同群體發生職災的機率大不相同;大體而言,勞工比雇主高,藍領比白領高,營造業比製造業高,所以分析職災發生情形,可以發現許多健康不平現象。

而職災發生之後,有關傷病認定、補償以及汙名的處理,又是反映整個社會對職災的重視、勞動力商品化以及社會連帶責任,亦即群體策略的表現。

另一方面,鄭教授則明白指出:職災之後的傷病認定與補償是下游策略,提醒我們:不要忘了上游「犧牲的體系」的存在。 Continue reading '職災——健康不平等的指標'»

懷念吳新英教授

comments 懷念吳新英教授 已關閉迴響。
By , 2018-09-28 5:47 下午

我是台大公共衛生學系第三屆校友,1974年入學時,吳新英教授是系主任。但是大一的我懵懵懂懂,加上平時大多在校總區上課,對當時擔任系主任的老師並沒有留下什麼特別印象。

我上大二時,吳老師不再擔任系主任,但是因為衛生統計和生命統計兩門必修課,反而有機會接近老師。老師認真上課,我們也認真學習。老師選用Sir Austin Bradford Hill的經典名作:Principle of Medical Statistics當作教科書,這也是我在大學時從頭到尾全部讀完的第一本英文書。另一方面,因為上課的關係,也漸漸知道老師身體受傷的故事,那是一次與陳拱北教授到南部烏腳病地區從事流行病學調查途中,不幸發生車禍意外的結果。我們相信老師對那件意外事故一定很遺憾,因為當時出事的轎車一直停放在醫學校區的角落,卻聽說老師不願意走到那裡,再看它一眼。然而,老師對待我們學生總是那樣的仁慈和充滿愛心。 

到了大三,我雖然不再上吳老師的課,但是從流行病學教科書:Epidemiology: Principles and Methods一書上,讀到作者Brian MacMahon 教授對陳拱北與吳新英兩老師所做的烏腳病流行病學研究的推崇時,頓覺與有榮焉,並且引以為傲。當時,陳拱北教授是我的導師,但是到了四下,陳教授不幸離開人間,我便改投吳老師門下 Continue reading '懷念吳新英教授'»

懷念魏火曜老師

comments 懷念魏火曜老師 已關閉迴響。
By , 2018-09-10 2:44 下午

慈祥的魏教務長走了。

魏火曜老師因為曾經擔任台大教務長,所以大家習慣稱他教務長。初識教務長,是在台大公共衛生研究所唸書的時候,但直到一九八八年,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熊秉真博士邀請我一起為教務長做口述歷史時,才有機會深一層認識魏老師。當時他已年高八十。

在半年多的密集訪問中,魏教務長不僅為近代台灣醫界發展的來龍去脈,留下了豐富的註腳,更道出了他的人生哲學與智慧,訪問紀錄已被列為近代史研究所口述歷史叢書第24輯,使我受益匪淺。因此,教務長雖然不曾在課堂上教過我,卻是我的老師是經師,也是人師。

「運、鈍、根」三個字是魏教務長的處事秘訣。「運」是指命運或運氣,「鈍」是指做人不可過於銳利,要保守些,「根」則是指耐心、不屈不撓的精神。綜觀教務長的一生,無論赴日習醫、返台任教台大醫院院長、醫學院院長、教育部醫教會主任委員,或成為中央研究院院士……等等,我們訪問時,處處可以感受到他就是「運、鈍、根」的實踐者。 Continue reading '懷念魏火曜老師'»

我從林東明教授身上學到的三件事

comments 我從林東明教授身上學到的三件事 已關閉迴響。
By , 2018-07-31 11:14 上午

1974年,我考上台大公共衛生學系,當了四年大學生,1980年又考上台大公共衛生研究所,當了一年的碩士生。當學生,我遇到許多有個性的老師,林東明教授就是其中之一。對大多數公衛系所學生而言,一定忘不了林教授的蘇格拉底教學法,也會記得他對公共衛生精神的詮釋——不但要自掃門前雪,還要管他人瓦上霜。

但對我而言,除了是林老師的終生學生外,1984年我回台大任教,又當了他五年同事,然後是25年好朋友。整體而言,我覺得林教授是一個真情又可愛的老師,這裡我要和大家分享,我從他身上學到的三件事。

接受學生對自己學問的挑戰

林教授雖然是公衛系的老師,但是在我大三以前,可以說彼此都是陌生人。大三下,林教授開的流行病學是必修課,而上課的第一天,我們就被他的蘇格拉底教學法嚇了一大跳,因為冷不防他就指著你說:某某同學,你來回答!

雖然如此,不久我也漸漸習慣林教授的產婆招式和奇怪音調。有一天,當傳染病動力學上到一半時,我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突然舉手向他說:老師,您錯了!林教授接著說:哪裡錯了?我坐在位子上向他口頭說明一番,但他顯然聽不懂,要我上台用黑板解釋,我寫滿了黑板,然後回到座位上,只聽他說看不懂,但期末考成績會給我加10分。學期結束, Continue reading '我從林東明教授身上學到的三件事'»

陳拱北與全民健保

comments 陳拱北與全民健保 已關閉迴響。
By , 2018-03-01 5:50 下午

陳拱北教授 (1917-1978),是戰後台灣公共衛生事業的重要奠基者,他最讓人津津樂道的故事,莫過於擔任台大公共衛生研究所所長17年和成立公共衛生學系,培育無數公共衛生人才,以及他在烏腳病防治和食鹽加碘計畫上的重大成就。然而,對於陳拱北為實現全民健保的努力,卻甚少被人提及,現在我們將述說這個美麗的故事。

遇見公醫制度

 話說在經歷1929年的經濟大蕭條之後,歐美國家由於社會思想的改變,紛紛積極發展社會福利制度,其中美國於1935年通過了社會安全法案,英國亦於1946年通過了公醫法案。公布於1946年的中華民國憲法則不遑多讓,第十三章第四節就是社會安全,而第157條更明文規定:國家為增進民族健康,應普遍推行衛生保健事業及公醫制度。

遺憾的是,二次大戰結束以後,中國仍然內亂不停,無暇推動公醫制度。1949年,國民政府轉進來台,翌年試辦勞工保險,1958年先後公布公務人員保險法及勞工保險條例,其中公保提供門診及住診給付,而勞保則提供住診給付。

內政部為了接著是否推行公醫制度,曾經行文諮詢臺灣大學醫學院。根據被保留下來的便簽,陳拱北當時的意見是 Continue reading '陳拱北與全民健保'»

三個二十五年――臺灣民主之路

comments 三個二十五年――臺灣民主之路 已關閉迴響。
By , 2018-03-01 4:10 下午

整個研討會,到現在已經是最後的時刻了。

我們都知道當我們看到現在的時候,其實種子已經在過去播種下去,而我們現在探討的是為了明天、為了未來,但我們也是在播種明天、播種未來的種子。

三個二十五年

回顧臺灣的民主發展,自從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到現在,可以說是有三個二十五年。第一個二十五年是硬性威權年代,第二個二十五年是軟性威權時代。在第二個二十五年的時候,我們埋下了第三個二十五年的種子—總統直選跟臺灣民主發展的路。我們現在討論的,可能會對我們第四個二十五年,有很大的影響。

特殊性或共通性

今天我們很幸運,有兩個不可多得的主講人。首先,由臺灣研究基金會黃煌雄創辦人,回顧與檢討我們走過的路,以及提出未來的方向。第二個主講人,朱雲漢教授談的是:如何看待臺灣民主發展問題?要侷限在臺灣的特殊性,還是要以九O年代第三波民主化運動以後的全球共通性看待?一個歷史的縱貫,一個全球的宏觀,我們有兩個不一樣的角度,就整個研討會的目的而言,是這兩天研討會最好的總結。

但是,從過去三個二十五年的經驗,我們得到甚麼啟示? Continue reading '三個二十五年――臺灣民主之路'»

參加第一屆世界人文大會有感

comments 參加第一屆世界人文大會有感 已關閉迴響。
By , 2017-08-30 11:53 上午

參加世界人文大會,一切都是偶然!

話說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熊秉真教授,於2000年成立亞洲新人文網絡,熱心推動健康人文。由於我和她是舊識,曾於1990年合作完成魏火曜教授口述歷史,便找我湊熱鬧,一恍不覺十來年。去年,她知道UNESCO將於2017年暑假在比利時召開第一屆世界人文大會,便鼓勵台大公衛學院組團參加。

這次世界人文大會的主題為:全球轉型中的挑戰與責任,內容涵蓋:人與環境、文化多樣性、邊界與移民、文化遺產、歷史記憶與政治,以及人文的新情境六大議題,活動計有7個專題演講,7場全場研討會及104場分場研討會,與會人士超過一千名,來自世界各地。陳為堅、廖咸浩和我是:A fair society in arts and science: Taiwan’s perspective分場研討會的報告人,主持人為熊教授。

由於我對人文社會科學一直有興趣, Continue reading '參加第一屆世界人文大會有感'»

告別高教評鑑中心感言

comments 告別高教評鑑中心感言 已關閉迴響。
By , 2016-07-25 1:21 下午

董事長、司長、新執行長侯教授、各位同仁,大家好!

今天是2016年7月25日,從2013年9月1日報到日算起,我一共做了694天,到7月31日,則剛好700天。我記得在178天時,我曾和大家分享工作心得,現在我則想說幾句感謝的話。

首先,我要感謝董事長。雖然梁實秋說,一個詩人在隔壁便是個笑話,但是老闆是個詩人,卻是件好事。他感情豐富,又信任你,會救災,又會講笑話。

我不是高教評鑑專家,而且即使現在,對於高教評鑑仍所知有限。當初只不過是為了報恩,沒想太多就答應董事長,可以說是憨人憨膽。

幸運的是,這兩年來,或許有驚,但卻無險,一切平平安安。除了託董事長的福,我也要感謝所有同仁的努力,以及教育部長官的支持,特別是蘇錦麗處長、池俊吉研究員,和蔡景婷專員。

然而,隨著高教環境變遷,高教評鑑中心也面臨任務轉型:系所評鑑業務還會大幅減少,校務研究及智庫急待建立,以及國際接軌迫在眼前。為了迎接這些挑戰,除了同仁必須自我調整、做好準備,一位專業執行長也很重要。所以,我要感謝侯永琪教授願意接棒。

董事長常說: Continue reading '告別高教評鑑中心感言'»

Welcome Sir Michael Marmot

comments Welcome Sir Michael Marmot 已關閉迴響。
By , 2015-10-30 12:33 上午

Sir Marmot and Youngsters - GHF 20151101CDear Sir Marmot, Director General Chiou, Leo, and All Youngsters,

I’m so happy to meet Sir Michael Marmot again in Taiwan. He is my hero.

In 1988, I was recruited by our government to plan the national health insurance, which was fully implemented in 1995. This year marks the 20th anniversary of the national health insurance, and we are all proud of what it has achieved.

But for me, this year also marks my 20 years commitment to the study of social determinants of health (SDH). I presented my first SDH paper in the Memorial Symposium for Former Health Minister Tzu-chiu Hsu on March 23, 1998, Continue reading 'Welcome Sir Michael Marmot'»

In Remembrance of Professor Walter Patrick

comments In Remembrance of Professor Walter Patrick 已關閉迴響。
By , 2015-05-15 5:51 下午

Walter Patrick 1994Until now I still cannot believe Professor Walter Patrick has left us forever.

I came to know Walter when he took his sabbatical in Taipei in 1994. Before long, with his greeting of “ALOHA,” Walter made friends with many faculty and students, including me, at the College of Public Health,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Later I heard a story about how Walter became a student of public health. When Walter was young, he practiced as a plastic surgeon in Sri Lanka. One day a small girl was burnt by a traditional oil lamp and was brought to him for treatment. Walter took care of her carefully, and the girl recovered and returned home. But, several months later, Continue reading 'In Remembrance of Professor Walter Patrick'»

懷念陳拱北導師!

comments 懷念陳拱北導師! 已關閉迴響。
By , 2015-03-22 5:12 下午

KP Chen

我很幸運,有緣認識陳拱北教授

第一次見到他,應該是在大一的迎新會上,可惜沒有留下任何印象。但隨後的公共衛生導論,卻讓我至今難忘。我深深記得他教我們的三個概念:世界衛生組織的健康定義,C-E A. Winslow的公共衛生定義,以及Leavell和Clark的三段五級預防醫學概念;這些概念就這樣跟著我一輩子。

老師是一個生活樸實,又充滿使命感的人。他曾勉勵公共衛生系學生說:「試問“人生的價值”在哪裡? Continue reading '懷念陳拱北導師!'»

當下和因緣

comments 當下和因緣 已關閉迴響。
By , 2015-02-19 10:13 下午

列印我對健康不平等的關心,始於1980年在公共衛生學苑上發表論文:臺灣縣市衛生狀況之評定,之後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就讀時,也曾以分析個人社經地位、地區社經發展與死亡三者之間的關係為博士論文題目,雖然最後因為現實問題而放棄。

1984年回國後,醫療保健政策成了我的教學與研究重點。1986年,因緣際會下我被聘為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兼任研究員,再過兩年受邀擔任行政院經建會專任顧問,與楊志良和吳凱勳兩位教授共同主持全民健保規劃專案。在規劃期間,有一件事令我特別訝異,那就是發現:加拿大衛生部長Marc Lalonde,竟然在自己國家實施全民健保後不久即發表白皮書:A New Perspective on the Health of Canadian,而且竟然意外揭開全球健康促進運動的序幕。

這本俗稱Lalonde報告的重要性,在於提出健康領域概念,將健康決定因素分為生物遺傳、環境、生活方式及醫療照護等四大類,並且認為這四類因素對國民健康都很重要。由於當時工業化國家包括:加拿大、美國、英國等,無不以醫療照護為顯學,因此我不但佩服Marc Lalonde的勇氣與智慧,而且還從Lalonde報告得到走出醫療改革框框的啟示Continue reading '當下和因緣'»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