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公共衛生歷史

Public Health in Taiwan after World War II

comments Public Health in Taiwan after World War II 已關閉迴響。
By , 2021-09-17 5:40 下午

Life expectancy at birth in Taiwan has increased from 54 years in 1950 to 80 years in 2013. One of major factors contributing to the remarkable increase of life expectancy is public health.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defines public health as all organized measures to prevent disease, promote health, and prolong life among the population as a whole. This paper reviews the development of public health in Taiwan after World War II, which consists of three periods: communicable diseases control (1945-1970), health care for all (1970-2000), and population health promotion (since 2000). Continue reading 'Public Health in Taiwan after World War II'»

陳拱北與台灣公共衛生

comments 陳拱北與台灣公共衛生 已關閉迴響。
By , 2020-07-30 12:03 下午

陳拱北,是戰後台灣的公共衛生導師,1917年生於台北松山篤信基督之家,祖父陳能是馬偕牧師的早期受洗弟子,父親陳復禮則是日據時期士紳,曾任庄長。1932年,陳拱北中學未畢業即負笈東瀛,先入明治中學校就讀,再考入日本慶應義塾大學醫學部,1942年畢業後任母校附屬病院耳鼻咽喉科有給助手,隔年基於對台灣的愛,毅然返國投入公共衛生研究與教學,直到1978年不幸罹患胰臟癌過世。陳拱北在公共衛生領域的努力,雖然只有短短35年,卻留下深遠的影響,包括:建立台灣公共衛生教育制度以及運用有組織的社會力量解決人民健康問題。

建立台灣公共衛生教育制度

陳拱北回台後,選擇進入台北帝國大學醫學部衛生學教室任有給副手。1945年11月15日,台北帝國大學改制更名為國立台灣大學,陳拱北隨之改聘醫學院衛生學教室助教,後又因為研究表現優異,於1946年及1949年分別升等為講師及副教授,並主持熱帶醫學研究所之環境衛生研究室。 Continue reading '陳拱北與台灣公共衛生'»

生命早期經驗與非傳染性疾病防治

comments 生命早期經驗與非傳染性疾病防治 已關閉迴響。
By , 2019-04-30 10:15 下午

二十世紀中葉以後,非傳染性疾病加速取代傳染性疾病成為人類的頭號殺手。根據健康指標與評估研究所(Institute of Health Metrics and Evaluation)的分析報告,全球非傳染性疾病占所有死因的比例從1990年的57%上升至2010年的65%,而死亡人數則從2,600萬攀升至3,400萬。因此,非傳染性疾病防治成為當今公共衛生的優先議題。

2011年,聯合國在「預防及控制非傳染性疾病高階會議政治宣言」中,更首度呼籲各國正視非傳染性疾病問題,並在2015年訂定全球永續發展目標時,將降低三分之一非傳染性疾病死亡率列為2030年以前必須達到的具體目標。

為了防治非傳染性疾病,世界衛生組織在《2013-2020年預防與控制非傳染性疾病全球行動計畫》提出九大行動準則,其中第一準則就是生命歷程觀點(life-course approach),表示防治非傳染性疾病的時機可在生命中各種階段,包括懷孕前、產前、產後、嬰兒、兒童、青少年、成人及老人時期。

一般而言,生命歷程係指人類發展的生命過程, Continue reading '生命早期經驗與非傳染性疾病防治'»

陳拱北與全民健保

comments 陳拱北與全民健保 已關閉迴響。
By , 2018-03-01 5:50 下午

陳拱北教授 (1917-1978),是戰後台灣公共衛生事業的重要奠基者,他最讓人津津樂道的故事,莫過於擔任台大公共衛生研究所所長17年和成立公共衛生學系,培育無數公共衛生人才,以及他在烏腳病防治和食鹽加碘計畫上的重大成就。然而,對於陳拱北為實現全民健保的努力,卻甚少被人提及,現在我們將述說這個美麗的故事。

遇見公醫制度

話說在經歷1929年的經濟大蕭條之後,歐美國家由於社會思想的改變,紛紛積極發展社會福利制度,其中美國於1935年通過了社會安全法案,英國亦於1946年通過了公醫法案。公布於1946年的中華民國憲法則不遑多讓,第十三章第四節就是社會安全,而第157條更明文規定:國家為增進民族健康,應普遍推行衛生保健事業及公醫制度。

遺憾的是,二次大戰結束以後,中國仍然內亂不停,無暇推動公醫制度。1949年,國民政府轉進來台,翌年試辦勞工保險,1958年先後公布公務人員保險法及勞工保險條例,其中公保提供門診及住診給付,而勞保則提供住診給付。

內政部為了接著是否推行公醫制度,曾經行文諮詢臺灣大學醫學院。根據被保留下來的便簽,陳拱北當時的意見是 Continue reading '陳拱北與全民健保'»

公共衛生不是預防醫學

comments 公共衛生不是預防醫學 已關閉迴響。
By , 2017-10-30 12:00 上午

有人說:公共衛生是預防醫學的一部分,也有人說:預防醫學是公共衛生的一部分,還有人說:預防醫學也稱為公共衛生。追根究柢,公共衛生與預防醫學是否在概念上有所不同?本文將從歷史發展的觀點,探討公共衛生與預防醫學的區別,首先說明二十世紀初期非傳染病時代來臨後預防與治療界線的改變,然後分析1950年代預防醫學興起以後公共衛生與預防醫學的關係,接著討論1970年代以後預防醫學的轉型以及新公共衛生時代的來臨,最後是結語。

預防與治療界線的改變

俗話說:預防勝於治療,代表預防與治療應該有所不同。傳統上,預防是指防止疾病的發生,而治療則指疾病發生後的處理。就實務而言,非特定性預防行為或措施,包括個人清潔、運動及營養等養生之道,可以追溯到二千多年以前,而以保護大眾健康為目的的隔離與檢疫,則直到中世紀才出現。

現代公共衛生萌芽於十九世紀西方。 Continue reading '公共衛生不是預防醫學'»

公共衛生典範轉移

comments 公共衛生典範轉移 已關閉迴響。
By , 2016-08-12 4:46 下午

Public Health heroes公共衛生是一門以實現健康人權為目標,運用社會組織力量,從事預防疾病、延長壽命,及增進健康的科學與藝術。但是隨著時代變遷,公共衛生的思想與策略也歷經明顯改變。

傳統公共衛生典範

話說1848年英國國會通過公共衛生法案,正式揭開現代公共衛生的序幕。由於當時盛行瘴癘說,認為穢氣是致病之因,公共衛生之父Edwin Chadwick的衛生觀念,即以改善環境衛生為預防疾病的主要策略。

但隨後在Louis Pasteur及Robert Koch等努力之下,細菌說開始盛行,到了二十世紀初期不但社會知道微生物、病媒及帶菌者在致病過程中扮演的角色,公共衛生也因為有了疫苗、病毒素等武器,而邁入新的傳染病防治時代。

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健康人權成為普世價值,而醫藥科技又不斷創新,工業化國家基於對科學效用的信仰以及在細菌說成就的眩惑之下,紛紛實施公醫制度或發展全民健保,於是醫療成為追求健康、長壽的顯學。 Continue reading '公共衛生典範轉移'»

消除健康不平等的三個歷史教訓

comments 消除健康不平等的三個歷史教訓 已關閉迴響。
By , 2014-12-27 10:32 下午

HFA Taiwan今年,公共衛生聯合年會以「公共衛生與健康不平等」為主題,不但重要,而且特別有意義,因為健康平等一直是公共衛生的努力目標。世界衛生組織憲章,開宗明義即指出:享受最高可能規格的健康,是每一個人的基本權利,不分種族、宗教、政治信仰、經濟或社會條件。1948年公布的世界人權宣言,更具體揭示:人人有權享受為維持他本人和家屬的健康福祉所需的生活水準,包括食物、衣著、住房、醫療和必要的社會服務。 Continue reading '消除健康不平等的三個歷史教訓'»

過去與未來30年的臺灣公共衛生

comments 過去與未來30年的臺灣公共衛生 已關閉迴響。
By , 2010-09-13 7:54 下午

KP Chen and NHI1976年3月23-25日,陳拱北教授在中華日報發表<30年後的醫藥衛生>一文,對當時臺灣未來30年的公共衛生問題與對策,提出精闢而具體的見解。2008年的今天,距離1976年已逾30年,臺灣的公共衛生發展是否真如陳拱北教授所言?有多少已落實,乃至超前?而有哪些仍須努力?

30年成果:陳拱北教授預言的回應

陳拱北教授在文中明確指出,臺灣在這30年將因人口老化、工業化與都市化,而衍生新的衛生問題,以及必須推行的七大醫藥衛生工作,包括:慢性病防治、心理衛生、重建復原、職業衛生、公害防治、事故傷害防治,以及增進健康等。陳教授並且更進一步指出,為了落實這些醫藥衛生工作,必須健全四大醫療衛生制度與措施,即全民健康保險制度、全國性醫療網、專科醫師制度,以及新任務之衛生所。 Continue reading '過去與未來30年的臺灣公共衛生'»

健康促進運動的興起

comments 健康促進運動的興起 已關閉迴響。
By , 1999-12-24 6:11 下午

非傳染性疾病要如何防治呢?臺灣大約比歐美先進國家晚30年進入疾病轉型的第三階段。1950年代時,非傳染性疾病即已成歐美國家的主要健康問題。基於對科學效用的信仰以及在細菌論成就的炫惑之下,這些先進國家大體上皆以醫學為非傳染性疾病的解決之鑰,並且視其他防治方法或途徑為非主流,直到1970年代這種以醫學為中心的想法與作法才面臨 嚴厲的挑戰。

第一個挑戰來自有關醫學對健康是否真有貢獻的質疑。根據實證研究結果,McKeown首先指出,醫療的進步對十九世紀以來英國死亡率的下降毫無貢獻,至於預防接種則祇有種痘有些微作用。最後,McKeown的結論是:營養、環境衛生,以及微生物與人類間關係的改善才是主要原因。McKinlay和McKinlay也發現,醫療對二十世紀美國死亡率的不斷下降沒有什麼影響。此外,Illich甚至指控醫療帶來醫源病 ,亦即醫療不但對健康沒有幫助,反而有害。

第二個挑戰來自生活醫療化的反省。Illich指出由於社會重視醫療,致使許多社會行為 (例如:同性戀及藥物成癮) 以及生命現象 (例如:死亡) 被重新定義,歸為醫療問題,因此剝奪了個人、家庭與社區控制自己身體及社會環境的權力,並且失去了人性及文化上的意義。1960年代後期,在消費者運動、婦女運動以及環保運動等興起之後,即開始對抗醫療領域的擴大。

第三個挑戰來自醫療費用上漲的壓力。 Continue reading '健康促進運動的興起'»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