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c Health in Taiwan after World War II

comments Public Health in Taiwan after World War II 已關閉迴響。
By , 2021-09-17 5:40 下午

Life expectancy at birth in Taiwan has increased from 54 years in 1950 to 80 years in 2013. One of major factors contributing to the remarkable increase of life expectancy is public health.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defines public health as all organized measures to prevent disease, promote health, and prolong life among the population as a whole. This paper reviews the development of public health in Taiwan after World War II, which consists of three periods: communicable diseases control (1945-1970), health care for all (1970-2000), and population health promotion (since 2000). Continue reading 'Public Health in Taiwan after World War II'»

懷念陳師母──陳拱北教授夫人

comments 懷念陳師母──陳拱北教授夫人 已關閉迴響。
By , 2021-09-06 2:24 下午

1974年,我考上台大公共衛生學系,在公共衛生導論上,第一次聆聽陳拱北教授講課,但直到1976年大三成為陳教授導生時,才遇到師母。那是個歲末寒冬,陳教授依照慣例,請所有導生到他家吃聖誕大餐。雖然聚會很愉快,對師母卻沒有留下特別印象。

遺憾的是,1977年的冬天我們等不到聖誕大餐,因為陳教授生病住院。住院期間,陳教授仍然掛念著未完成的研究計畫,我則因為幫忙葉金川替他準備癌症地圖,有機會在病房內再次見到師母,但病房的空氣卻如此沉重。 Continue reading '懷念陳師母──陳拱北教授夫人'»

在台灣省公共衛生教學實驗院的回憶

comments 在台灣省公共衛生教學實驗院的回憶 已關閉迴響。
By , 2021-09-03 4:16 下午

前一陣子,大夥兒為阿呂(呂明秀)舉辦榮退餐會。在這難得的機會裡,很高興地又碰到許多老同事。除了暢談近況外,也勾起了不少回憶。我是民國六十七年秋天進省公共衛生研究所的前身台灣省公共衛生教學實驗院工作的。兩年後,我離開省公研所,也是秋天。以下四則是我的回憶。 Continue reading '在台灣省公共衛生教學實驗院的回憶'»

我認識的郭耿南教授

comments 我認識的郭耿南教授 已關閉迴響。
By , 2021-08-13 10:28 下午

我和郭教授認識將近二十年,但君子之交淡如水,互動最頻繁的時候,應該是參加他主持的「全國菸害防制策略會議」及「2020健康國民白皮書計畫」,所以當他邀請我為他的回憶錄寫序,不但備感榮幸,而且立即答應。

我喜歡閱讀傳記,除喜歡聽故事外,更希望得著智慧的心。讀完這本小兒骨科醫師郭耿南教授回憶錄後,我的結論是:有趣、充滿智慧!

初認識郭教授時,他已經邁入耳順之年,和我現在差不多。他給我的印象是謙謙君子、有使命感、就事論事,和講道理。但是,羅馬不是一天造成,郭教授的人生也是一系列不斷學習和成長的故事。

人生路上,充滿抉擇。郭教授很幸運,年輕的時候就知道當醫師要去體會病人的苦,而自己的滿足感則來自病人的福祉,這領悟讓他選擇了小兒骨科,希望用自己的專業,做兒童代言人,為病童圓夢想,至今無怨無悔。 Continue reading '我認識的郭耿南教授'»

從政治經濟學的觀點看生病與健康:論衛生教育的挑戰

comments 從政治經濟學的觀點看生病與健康:論衛生教育的挑戰 已關閉迴響。
By , 2021-07-09 1:15 下午

隨著社會經濟的繁榮和醫療保健事業的發展,台灣地區的健康水準也已經顯著普遍提高。例如:台灣地區的粗死亡率在民國初年時超過千分之二十五,而目前卻比千分之五還要低;在同一期間,居民的平均壽命則由35歲左右增加到70歲以上。伴隨死亡率降低和平均壽命延長而來的現象是疾病型態的改變。早期為台灣帶來高死亡率和罹病率的傳染性疾病,例如:瘧疾、鼠疫、天花、麻疹、腸炎和結核病,如今不是絕跡,便是已經顯著減少,而腦血管疾病,惡性腫瘤、意外災害、心臟性疾病和高血壓性疾病等慢性病則代之日趨重要。 Continue reading '從政治經濟學的觀點看生病與健康:論衛生教育的挑戰'»

序:醫療保健政策—臺灣經驗

comments 序:醫療保健政策—臺灣經驗 已關閉迴響。
By , 2021-06-14 4:42 下午

臺灣無史,豈非臺人之痛歟!——連雅堂

回想當年,在美國約翰霍浦金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求學時,初次知道除「經濟奇蹟」外,臺灣還創造了「健康奇蹟」,心裡真有說不出的喜悅,並且對臺灣在醫療保健上的努力,感到相當興趣。但是1984年回臺任教後,立即發現有關臺灣醫療保健政策的文獻蒐羅匪易,而上課教材亦不得不大量選用歐美書籍與期刊。遺憾之餘,決心撰寫本書。

本書冀望達到三個目的。第一,有系統整理臺灣醫療保健政策沿革,尤其是光復以後的發展經驗,做為瞭解臺灣醫療保健制度的入門書籍,方便有興趣的大專院校師生及一般社會人士。第二,提供豐富史料與統計,做為學者專家研究臺灣醫療保健制度的參考手冊。第三,分析臺灣醫療保健政策的過程與結果,一方面緬懷前人的辛苦經營,另一方面則探討未來的努力方向,以盡知識份子的社會責任。 Continue reading '序:醫療保健政策—臺灣經驗'»

張玨教授──好老師、好朋友、好同事

comments 張玨教授──好老師、好朋友、好同事 已關閉迴響。
By , 2021-05-10 4:34 下午

張玨教授,我習慣叫她張老師。

張老師主修心理學,又當過心理諮商的張老師,大家有心事或沒心事都常找她,也分不清楚到底是哪一個張老師。

我剛進大學時,就認識張老師,那時她是研究生,我們在大一迎新會上初見面。不久,就忘個一乾二淨,直到大二升大三的那年暑假,一起參加學系主辦的大同鄉服務隊,才熟識起來。那時張老師已是助教,窩在林家青老師的辦公室,我曾經去找她二、三次,只記得她的口頭禪──為什麼不試試看? Continue reading '張玨教授──好老師、好朋友、好同事'»

愛的付出最珍貴

comments 愛的付出最珍貴 已關閉迴響。
By , 2021-04-13 11:22 下午

 

在生與死之間,我們追求什麼?

少年時,也曾以「鴻鵠之志」自我期許,

後來,聽到「活著是為了寫歷史」,更不敢稍加怠惰,

於是人生的抉擇,彷彿祇在閃亮的日子之中。

 

直到有一天,讀到德麗莎修女剛抵達印度,

所做的事,竟祇是幫瀕死的街頭流浪漢洗最後一次澡,

才有所領悟——最珍貴的並非收穫,

而是愛的付出。

 

 

* 第十一屆醫療奉獻獎專刊,5/4/2001。

在大元國小的一些回憶

comments 在大元國小的一些回憶 已關閉迴響。
By , 2020-08-27 10:25 上午

我是五十一年入學,當時全校只有六班。我們班是全校最大班,有三十幾個同學,我記得比較清楚的有游惠錦、張利益、胡國廣、陳坤裕、呂慰志、黃桂蘭、高英菊、高淑錦、盧秀芽、陳阿美、陳百安、高金生、陳鴻鵬、邱長漢、邱松仁,以及歐秀雲和歐秀鑾姊妹花等。感謝高淑錦的努力,1986年,我們曾在台北楓丹白露聚會一次,當時韓老師也出席。

我對老師的印象已經不太記得。但是我一直忘不了李校長,因為一年級某天放學時,她曾經在所有同學面前把我抱起來,告訴大家說我是清潔寶寶,並且吻了我一下,印象中那是我第一次被吻。
我也記得喜歡穿中山裝,寫毛筆字的王老師,以及晚上幫住校學生蓋被,天未亮就要起床做饅頭的韓老師。關於韓老師,還有一樁故事,那就是我將漫畫書剪下來,用漿糊黏成一長條,兩邊捲起來,模仿電視,播放給同學看,被韓老師知道了。一個暖冬的下午,韓老師搬了把椅子,坐在路當中曬太陽,當我經過時,把我攔下來,沒收了我的道具。

一年級時,導師是楊鳳嬌,好像我們上二年級時,就已經離開學校。我忘了三年級導師的名字,她應該很漂亮吧。我還記得午睡時,她要我們每一個人都要趴下,但是許多同學都假裝睡覺, Continue reading '在大元國小的一些回憶'»

我認識的「大」人物——林家青教授

comments 我認識的「大」人物——林家青教授 已關閉迴響。
By , 2020-08-20 3:38 下午

林家青老師決定在今 (1994) 年暑假退休,三個Charlie’s Angels:張玨、李蘭和蘇喜負責在7月20日為他辦退休會。張老師希望我寫點東西,出點主意,來歡送林老師,我覺得這是無比的光榮。

在我的眼中,林老師是一位「大」人物,這不光是因為它的體積比我大,或者是他的SCI積分在台灣公共衛生學術界中最高(或許您很難相信,但這的確是真的),而是因為他有愛,對朋友、對家人、對學生和對社會的愛。以下是幾則我親身經歷的「小」故事,與大家分享。

愛學生

第一次正式和林老師打交道是在1976年,那時他是系主任,而我剛當上系學會總幹事。系學會決定成立一個合唱團,我去見林老師,告訴他說合唱團要印歌譜,而且還要做團服,希望他能補助,林主任說:「學生的事,沒問題。」事情一切都進行順利,直到有一天傍晚,我在系辦公室碰到蔡季重老師,才知道原來是怎麼一回事,因為蔡季重老師對我說:「都是你們學生,我們老師今年沒有新的實驗衣。」 Continue reading '我認識的「大」人物——林家青教授'»

陳拱北與台灣公共衛生

comments 陳拱北與台灣公共衛生 已關閉迴響。
By , 2020-07-30 12:03 下午

陳拱北,是戰後台灣的公共衛生導師,1917年生於台北松山篤信基督之家,祖父陳能是馬偕牧師的早期受洗弟子,父親陳復禮則是日據時期士紳,曾任庄長。1932年,陳拱北中學未畢業即負笈東瀛,先入明治中學校就讀,再考入日本慶應義塾大學醫學部,1942年畢業後任母校附屬病院耳鼻咽喉科有給助手,隔年基於對台灣的愛,毅然返國投入公共衛生研究與教學,直到1978年不幸罹患胰臟癌過世。陳拱北在公共衛生領域的努力,雖然只有短短35年,卻留下深遠的影響,包括:建立台灣公共衛生教育制度以及運用有組織的社會力量解決人民健康問題。

建立台灣公共衛生教育制度

陳拱北回台後,選擇進入台北帝國大學醫學部衛生學教室任有給副手。1945年11月15日,台北帝國大學改制更名為國立台灣大學,陳拱北隨之改聘醫學院衛生學教室助教,後又因為研究表現優異,於1946年及1949年分別升等為講師及副教授,並主持熱帶醫學研究所之環境衛生研究室。 Continue reading '陳拱北與台灣公共衛生'»

我認識的知識份子──陳定信教授

comments 我認識的知識份子──陳定信教授 已關閉迴響。
By , 2020-06-25 1:02 上午

今天是2020年6月24日,下午當我聽到台大醫學院陳定信教授病逝的新聞,一時錯愕與悲傷

下面是七年前陳教授榮退時,我對他的看法與祝福,如今來,不免感嘆人生無常,希望陳教授一路好走。

緣份

2013年7月下旬,我收到一個內有兩封信的大信封,其中一封信寫著,陳定信教授將屆齡退休,請我參加紀念研討會及餐會,而另一封則是問我有沒有空寫幾句話。陳教授常笑我是「講講」衛生,但和他相交也有20幾年,心裡想著還是寫點東西,不要講講而已。於是,第二封信就跟著我去旅行,從臺灣,到泰國,再到日本,九月初回到臺灣,發現時間已經過了,而我卻一個字也沒寫出來。 Continue reading '我認識的知識份子──陳定信教授'»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