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省公共衛生教學實驗院的回憶

By , 2021-09-03 4:16 下午

前一陣子,大夥兒為阿呂(呂明秀)舉辦榮退餐會。在這難得的機會裡,很高興地又碰到許多老同事。除了暢談近況外,也勾起了不少回憶。我是民國六十七年秋天進省公共衛生研究所的前身台灣省公共衛生教學實驗院工作的。兩年後,我離開省公研所,也是秋天。以下四則是我的回憶。

之一

我進省公研所時,公研所剛剛開始裝冷氣。那時候,公家機關很少裝冷氣,朋友告訴我:裝冷氣的公家機關才有發展。如今想想,朋友的話,大概沒錯;但有趣而諷刺的是,當時政府為了因應石油危機,許多有兩隻燈管的日光燈都故意拿掉一隻,我的辦公室也不例外。

之二

我的工作室負責研究調查。為了處理資料,我常常回到母系——台大公衛系,請教林家青老師,並且借用他辦公室的電腦。後來,公研所就乾脆買了一台王安PCSⅡ電腦。雖然現在買個人電腦已經稀鬆平常,但當時卻是大事,不僅採購手續慎重,而且還幫電腦準備一間辦公室,但是這樣做,我們都覺得很值得。林豐雄主任說以前他們做社區調查時(民國六十年左右),因為完全靠“手工”,一個交叉統計表有時候要一天才完成,而有了電腦以後,卻不到一分鐘就跑出來了。此外,自己覺得還滿有成就感的另一件事是,當時陳茹娜小姐剛來所服務,只有高中學歷,但經過我的“短期訓練班”,對電腦套裝程式即能應用自如,並且在我離開公研所後,她還能“獨挑大樑”為同事服務。

之三

當時省公研所所長為王國裕先生,副所長為今公研所所長姚克明先生,他們對屬下都很鼓勵。當時本所正要開發函授訓練,所長找了幾位專家、學者編寫自學教材,感謝所長和副所長的愛護,要我寫流行病學部分。我是初生之犢不畏虎,迷迷糊糊接下了這份工作。為了回報知遇,我收集了所有可能找到的材料,並且盡最大的努力來寫這本自學教材。

也許我太努力了,當審查初稿時,姚所長認為我在「健康的定義與測量」上寫了太多。他對我說:是不是要寫博士論文?(我想他已經忘了這件事)。於是,一切撰寫的工作都得重來。雖然後來我沒有拿「健康的概念與測量」當博士論文,但我對這個題目的熱衷程度一直沒有減少,並且回國任教以後,仍以此為研究題目,那時候吳淑瓊老師當我的協同主持人。民國七十九年,根據我們所收集的資料,吳淑瓊老師以身體健康的測量為題目在密西根大學完成博士學位。因此,「凡說過的必應驗」看來不假,只是應驗在不同人的身上罷了。

之四

有一件讓我永遠無法忘懷的事,就是第三組同仁對我的照顧。雖然現在我胖了一些,但還是屬於瘦小型。第三組同仁(包括阿呂、林金玉、歐美、美玟等)每天都關心我的體重和終身大事。我是唯一參加她們“合作社”(像共飯黨一樣)的男生。首先,早上有各式各樣的早餐吃,像蛋餅、飯糰…等,外加一瓶保久乳;中午,到外面小攤子吃完飯或麵回來,又有各式水果可吃。她們努力想“養肥”我,只可惜我太不爭氣,離開省公研所時,體重並沒有增加(當然,這也不是因為我的工作太重之故,也許是先天吧!!)。但無論如何,因為每天這樣密切的生活在一起,覺得就像家人一樣,現在每想起來,就覺得非常溫馨。

 

* 載於:樹人樹木四十年——台灣省公共衛生研究所成立四十週年紀念特刊。台北縣:台灣省公共衛生研究所,1998;166-167。

Comments are closed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