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識的「大」人物——林家青教授

By , 2020-08-20 3:38 下午

林家青老師決定在今 (1994) 年暑假退休,三個Charlie’s Angels:張玨、李蘭和蘇喜負責在7月20日為他辦退休會。張老師希望我寫點東西,出點主意,來歡送林老師,我覺得這是無比的光榮。

在我的眼中,林老師是一位「大」人物,這不光是因為它的體積比我大,或者是他的SCI積分在台灣公共衛生學術界中最高(或許您很難相信,但這的確是真的),而是因為他有愛,對朋友、對家人、對學生和對社會的愛。以下是幾則我親身經歷的「小」故事,與大家分享。

愛學生

第一次正式和林老師打交道是在1976年,那時他是系主任,而我剛當上系學會總幹事。系學會決定成立一個合唱團,我去見林老師,告訴他說合唱團要印歌譜,而且還要做團服,希望他能補助,林主任說:「學生的事,沒問題。」事情一切都進行順利,直到有一天傍晚,我在系辦公室碰到蔡季重老師,才知道原來是怎麼一回事,因為蔡季重老師對我說:「都是你們學生,我們老師今年沒有新的實驗衣。」

畢業後我到省公共衛生研究所工作,負責研究調查。我的上司對我完全信任,一切都由我作主,問題是我的能力有限,因此常跑回系來求助。有一天,我碰到林老師,他問我在做什麼,聽完後,就建議我利用他辦公室的電腦處理研究資料。對一個畢業生而言,這真是受寵若驚。但更難能可貴的是,當時醫學院只有林老師的辦公室有電腦。此外,他還免費提供自行開發的「EPOX」套裝軟體。事實上,直到今天,我有電腦問題時,仍常找林老師幫忙。(又,後來我根據「EPOX」,亦自行開發出「ANGEL」套裝軟體。在「BMDP」、「SAS」和「SPSS」等PC版出現之前,「ANGEL」還蠻受台灣醫學界歡迎。)

愛兒女

1986年春天,由顏前署長春輝先生領隊,林老師、陳建仁教授和我共四人,一齊到日內瓦為中華民國公共衛生學會爭取進入世界公共衛生學會聯盟而努力。(很遺憾,我們沒有成功。)當時,公務人員出國規定必須搭乘華航,而華航每星期只有兩天往返歐洲之班機。假如乘客在阿姆斯特丹轉機,而時間無法配合時,則由華航免費招待食宿並旅遊,許多人都利用這樣的機會在荷蘭多待一天。但是我們那一次旅行,林老師卻堅持要提早一天回來,因為他不願錯過第二天他寶貝女兒的生日。所以,我們還是請學校出具不能搭華航的證明,而改搭瑞航。

愛社會

大概是一個忘年會吧?地點是在教育部餐廳,我坐在林老師的旁邊,我好奇地問他為什麼會走公衛這條路。他告訴我是受野口英世和國父  孫中山的影響。野口英世是一位日本人,家裡很窮,卻非常好學。小學畢業後,在一所學校當老師,卻仍勤於自修英文,適逢洛克斐勒基金會派代表到日本考察,考察結束後,該名代表為感謝他的陪伴和翻譯,邀請野口英世有機會到美國紐約拜訪洛克斐勒基金會。沒想到,野口英世竟勉強湊足單程船票,逕赴紐約,後來在洛克斐勒實驗室謀得一職,並且差點因此得到諾貝爾獎。對同樣來自貧窮家庭的林老師而言,野口英世的故事無疑的是極大的鼓勵,使他走上醫學之路。

1948年林老師從台大醫學院畢業,當時中國有四萬萬人口,卻只有一萬名醫師,於是決定效法   孫中山先生救社會的精神,投入公共衛生的行列,就像林老師自己常說:「要走在病人的前面,不要跟著病人走。」

在看病一年可以買一甲田的時代,一個新竹山丘上窮苦人家(林老師的老家,我去過一次)的小孩要放棄做醫生,而當公共衛生老師每月領固定薪水,真是不容易的抉擇!(事實上,就我所知,本院的前輩老師,大都家境富裕,生活上沒有後顧之憂。)

*          *          *

當然,是有許許多多林老師「小」故事,例如:林老師為什麼會留鬍子呢?林老師隨身攜帶的百寶袋裝有那些東西呢?重要的是,每一則「小」故事都是林老師的另一片溫馨,而這就是我認識的「大」人物,林家青教授。

* 載:林家青教授榮退紀念集,1994。

Comments are closed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