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識的知識份子──陳定信教授

By , 2020-06-25 1:02 上午

今天是2020年6月24日,下午當我聽到台大醫學院陳定信教授病逝的新聞,一時錯愕與悲傷

下面是七年前陳教授榮退時,我對他的看法與祝福,如今來,不免感嘆人生無常,希望陳教授一路好走。

緣份

2013年7月下旬,我收到一個內有兩封信的大信封,其中一封信寫著,陳定信教授將屆齡退休,請我參加紀念研討會及餐會,而另一封則是問我有沒有空寫幾句話。陳教授常笑我是「講講」衛生,但和他相交也有20幾年,心裡想著還是寫點東西,不要講講而已。於是,第二封信就跟著我去旅行,從臺灣,到泰國,再到日本,九月初回到臺灣,發現時間已經過了,而我卻一個字也沒寫出來。

這時候,我已開始準備9月底的演講;那是去年楊照雄院長的吩咐。由於有所感觸,我決定以閱讀教授人生為題,希望得到一點資深教授的智慧,好數算自己的日子。陳教授是我挑選的六位教授之一,心想雖然趕不上截稿日期,在我的閱讀教授人生的報告提他,也算是另類的祝福吧!為了充實我的報告,我和陳教授不但連絡了幾次,還吃了一頓飯。

9月底,楊院長的吩咐,圓滿交差,也將改寫的演講稿,送請陳教授指正。照例,陳教授很快就看到錯誤,並且告訴我錯誤在哪裡。不過,緊接著他問我,趁紀念冊還沒印出來,可不可以寫一兩頁的祝福。我告訴自己,那還再等甚麼呢?

初相識

雖然我在1984年就到台大醫學院任教,但是第一次見到陳定信教授,卻是在行政院科技顧問組。陳教授是1981年進科技顧問組,而我則是1986年秋天,因為兼任研究員藍忠孚教授到哈佛大學進修,需要人代理,而陳建仁教授又不想去,系主任楊志良教授問我意見,還沒想好,就糊裡糊塗去了。

那時,B型肝炎防治是我國八大重點科技之一,而疫苗接種計畫也正如火如荼展開,但卻飽受一些反對血清疫苗學者的公開批評,另一方面,由於黨外人士強烈抗議國庫通黨庫,保生製藥公司設廠生產B型肝炎疫苗的計畫,也因為國民黨中央投資公司的關係而受影響。

或許是這樣,除了在B型肝炎防治會議或年度科技會議上,不容易見到陳教授出現,或者來了,開會不久,他就走了。雖然如此,當年科技顧問組在李資政的領導下,最重要的就是完成任務,每個人就像游擊隊員,匆匆忙忙,來來去去,也就不足為奇。

認識多一點

我和陳教授交往較多、較深,應該是當上公共衛生學院院長的時候,每個星期至少會在行政會議上見一次面。陳教授是停不下來的人,手上常拿著他捲成一圈論文,有空就修改,但開會,卻又十分認真,有問題、有意見,隨時舉手發言。

他最讓我佩服的地方,就是有知識份子的風骨──說真話,實事求是,不畏強權。藍麗娟小姐寫的陳定信傳記──「堅定信念」一書,有多處深入描述,例如:面臨SARS風暴時的考驗,不便贅述,這裡我要說的是有關他如何處理不續聘教師的故事。

對於教師評估不續聘的處理,臺大曾歷經重大改革,這都得感謝當年走在前面的醫學院。從來,不續聘案都必須經過三級三審,亦即先通過系教評會,再送院教評會通過,然後交由校教評會拍板定案。但對小系而言,教評委員人數不多,加上彼此熟悉,難以揮淚斬馬稷,到了院教評會,雖然委員人數不少,要過三分之二的門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最後還有校申訴委員會,通常站在保護教授的一方。

問題是,過去只有在下級教評會所作之決議與法律規定顯然不合時,上級教評會得逕依規定審議變更之。然而,教師評估辦法並不是法律規定,限定於與法律規定顯然不合的條件下,對推動不續任制度確實有窒礙難行之處。因此,陳教授當上院長以後,即建議校方應向教育部爭取下級教評會之決議若明顯違反本校規定如教師評估辦法,上級教評會亦得變更之,就好比最高法院可以推翻下級法院判決,也可以推翻自己以往的判決。

經過冗長的行政程序,教育部終於在94年底,基於大學自主及追求卓越之需要,同意本校之申復,核定臺灣大學教師評審委員會設置辦法第六條之一條文如下:

基於維護教師之基本權益及尊重大學自主之衡平原則,系(所)、院教評會有關教師解聘、停聘或不續聘之決議如事證明確與本校規定或法律規定顯然不合時,得經校長、校教評會主席或該院委員一人提案至本會討論,當事人亦得向本會提起申復。

話說在94學年度,某教授未通過複評,應不予續聘,於是陳教授依法啟動機制。經過幾番波折後,院及系教評會都通過不續聘案,但送校教評會審議時,竟出乎意料,投票未通過。95學年度上學期,為了核發新續聘聘書,啟動再評估,該教授仍通不過複評。

但令人訝異的是,過程中竟然發現該教授整學期都不在國內的事實。雖然該教授聲稱透過網路進行遠距教學,沒有怠慢教職,但是他不僅未申請網路教學,更未向校方辦理出國事宜,系教評會終於通過解聘該教授,但不久之後,陳教授便因任期屆滿,而卸下院長職務。至於解聘案,在院教評會討論之前,由於該教授已提出辭呈,也不再繼續追究。

總之,此案為了符合「程序正義」,前前後後處理一年多以上的時間。對於差點即可走完不續聘的行政程序,陳教授雖然未耿耿於懷,但言談之中,卻難掩遺憾。

尾聲

最近這個月,我為了準備閱讀教授人生報告,把「堅定信念」一書又翻了幾遍,也回去看他恩師宋瑞樓教授的傳記──「醫者之路」,然後寫下陳教授的簡歷如下:

陳教授生於1943年,時父親亦任職於日治公學校。1968年,陳教授從台大醫科畢業,隨即入伍。1969年退伍後,陳教授在台大醫院接受住院醫師訓練。1973年,陳教授完成訓練,想留在台大醫院,卻無主治醫師缺,但為了追求醫學研究,他寧願選擇擔任宋瑞樓教授的國科會研究助理,直到第三年才獲聘為講師兼主治醫師;1983年,他因為表現優異成為台大醫學院,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臨床正教授。

在升教授之前,陳教授曾因兩次出國研究而視野大開,但更大的改變則是1980年起參與臺灣B型肝炎防治計畫,從此由臨床研究擴大到公共衛生。另一方面,陳教授則自1985年當臨床醫學研究所所長開始,到2007年卸任醫學院院長為止,不斷推動醫學教育改革。現在,陳教授是中央研究院院士、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曾任世界肝臟學會理事長,更榮獲許多國際大獎肯定。2013年,陳教授年滿70歲退休,但他表示仍會像臺灣水牛一樣,繼續努力工作。

接著,又試問我自己,在六個教授之中,誰的人生最棒?下面是我對陳教授的看法:

是陳定信嗎?人如其名,陳教授一旦下定決心,就堅定不移。到了30歲,已婚生子、完成住院醫師訓練,一心想做研究的他,可以不計名利,選擇當國科會助理。陳教授不僅關心自己的學術成就,也關心病人的健康,以及醫學教育改革,他能兼顧臨床研究與公共衛生,並且樂於與全世界分享臺灣經驗。灰黑色的臺灣水牛,也有令人羨慕的彩色人生!

我想,陳教授是值得敬佩的知識份子,立言、立德,又立功。但是,人生只有回頭看時才明白,陳定信是陳定信,我們可以學習、模仿,卻無法訂做。

現在,我要恭喜陳教授,已經屆齡退休,但也祝福他,退而不休!

[OS:我不知道,臺灣水牛也有沒有偷懶的時候?]

 

TLC20131001|words: 2455

Comments are closed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