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胡德偉教授

By , 2020-04-06 3:56 下午

胡德偉教授不僅學問好,為人真誠、慈悲,我能遇到他,是不可思議的緣分與福分!

遇見胡教授

胡教授生於上海,11歲隨父母來台,23歲赴美求學,28歲獲得博士學位並定居美國,先後在賓州州立大學及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任教,長達半世紀。

健康經濟學是胡教授的專長。1972年尼克森總統訪問中國以後,中美關係開始正常化,胡教授便以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訪問教授身分,於1974-1975年前往考察鄉村赤腳醫師制度,並且發表了第一篇醫療改革論文。但或許胡教授當年聞名國際的是:尿失禁治療的成本效益分析菸稅政策評估,在經建會規劃全民健保制度時,我們失之交臂。

根據衛生署的紀錄,胡教授第一次正式參與全民健保規劃工作,應該是在1991年3月5-6日。那時候,行政院剛核定衛生署成立全民健保規劃小組,他便與過去賓州州立大學同事:張旭成教授、黃連福教授等三人,受邀前往衛生署討論全民健保規劃事宜。接著,胡教授與張博雅署長又見了幾次面,留下極佳印象,張署長曾說:胡教授是柏克萊公衛經濟學者,實事求是,後來我都請他來指導與建言。

胡教授來台次數多了,自然有見面的機會。我和他第一次見面,或許是在1992年國建會上,但已經沒什麼印象。後來和胡教授熟悉起來的關鍵是:衛生署委託國家衛生研究院規劃小組於1992年公開徵求整合性醫藥衛生科技研究計畫。1993年,楊志良教授和我一起申請的衛生政策研究中心計畫案通過後,我們邀請胡教授指導,從此建立了深厚的友誼。

當胡教授的伙伴

過去三十年來,我與胡教授有三次重要的合作機會。第一次合作是參加1994年9月18-19日在北京舉辦的「海峽兩岸衛生經濟學研討會」。雖然舉辦單位是中國衛生經濟學會,但邀請單位是柏克萊公共衛生學院,背後辛苦籌劃的人當然是胡教授。在大會上,我發表台灣醫師人力政策的發展經驗,但大陸學者有興趣的卻是全民健保制度,不時拿著經建會規劃報告來請教。

這是我第一次去大陸。當時中國經濟發展剛起步,北京只有三環,到處是燒煤,馬路一半留給自行車。因為天安門事件及千島湖事件的影響,安全規格特別高,但在胡教授用心安排之下,我們除了開會和拜訪相關單位外,還參觀天安門、人民大會堂、故宮、天壇、恭王府,更登上了長城,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第二次合作是與胡教授共同撰寫論文。我從1979年參加澳底保健站計畫開始,對健康維護組織與論人計酬議題就很有興趣,全民健保開辦後,更提出新健康保險市場與購買健康的建議。由於這些想法和概念都與美國管理式照護有關,胡教授便鼓勵我到他那兒研究。1999年春天,我拿了國科會短期海外進修補助,到柏克萊公共衛生學院當了三個月訪問學人,回台前我們已經一起完成論文:美國發展管理式照護的經驗與啟示

第三次合作,任務最艱鉅。2016年春天,胡教授告訴我,他有一個願望:編一套東亞四國的醫療改革參考書,其中台灣部分,請我當主編。我心裡想:那是我的榮幸,有什麼話好說呢?於是,擬好出書計畫,找好各章作者,與胡教授一起開會討論,大家都很開心。按照計畫,一切順利的話,2017年暑假應該可以定稿付印,但遺憾的是,2018年暑假過後才全部收齊,之後審稿與校稿又花了一年時間,直到2019年年底才付印。

現在,書已經出版了,書名:Health Care System Reform and Policy Research in Taiwan。這是第一本關於台灣全民健保制度的英文專書,共13章。我要感謝所有作者的努力,但更要感謝胡教授的真誠與耐心。他身為總編輯,要協調出版社與四本書主編,鼓勵所有的主編和作者們,即使最後半年,雖然已經生病,他在電話與電郵之中,還是常常感謝我們有合作的機會,並且告訴我:自己會盡力以赴,坦然面對現實。

向胡教授學習

我雖然不是胡教授的學生,但卻從他身上學到不少教訓。第一個教訓是:人生低潮時,更需要冷靜思考。胡教授知道:我到柏克萊公共衛生學院進修時,帶著我的人生低潮,但他沒有直接點破,也沒有直接安慰我,有一天對我說:柏克萊有一個天涯海角 (Lands End) ,那兒有許多小徑,我們一起去走走。走著走著,看到小徑旁有一張面海的長椅,他便說:來,我們坐下來!接著又說:每當有困難的時候,我會常來這裡,坐在長椅上,靜靜思考何去何從!這張長椅,是我尋找人生答案的角落。現在,我也學會了,有自己思考人生的安靜角落。

第二個教訓是:人生應該做些有意義的事。也是在柏克萊進修的時候,胡教授邀請我去蒂爾登公園(Tilden Park)健行,我們走了一段路,他突然對我說:您知道嗎?我年輕時,一心想升教授。接著,便告訴我:他在賓州州立大學升教授的故事,故事結束後,他又對我說:很快升教授又如何,現在仍然是一名教授,人生應該多做點有意義的事啊!當時已經升上教授的我,聽了他的話,也心有戚戚焉,覺得不要忘了自己是一名知識分子,要努力為社會做點事。

第三個教訓是:人生要以慈悲為懷。胡教授從1990年代起就協助海峽兩岸推動菸控政策,並且在2014年獲得世界衛生組織頒發菸害防制貢獻獎。但令我不解的是:胡教授為什麼能長期幫助中國?而後來中國又為什麼聘胡教授為首席衛生經濟學專家,接受他的建議:大幅提高菸稅,推動公共場所不吸菸政策。現在,我已經沒有辦法再向胡教授請教這些問題,但在讀完他的生前告別信後,我相信:胡教授是大菩薩,不但幽默,而且以慈悲為懷,所以能成就有意義的事。他豐富了自己,也豐富了人間。

生老病死,緣起緣滅,胡教授走了,留下我對他永遠的懷念!

 

TLC|20200406.2158

Comments are closed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