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第23屆世界健康促進研討會有感

By , 2019-05-15 12:24 下午

由國際健康促進暨衛生教育聯盟(IUHPE)舉辦之第23屆世界健康促進研討會,於2019年4月7日在紐西蘭Rotorua揭幕,為期五天,主題為WAIORA: Promoting Planetary Health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for All。

殊勝因緣

為什麼會參加第23屆世界健康促進大會?首先,本屆大會以健康平權與生命歷程觀點兩要素結合為主題,其中,健康平權是長久以來我的教學、研究與服務核心,而生命歷程觀點是台灣出生世代研究的概念架構,我則自2003年10月起即是該研究計畫主持人。其次,今年大會特別邀請Sir Michael Marmot擔任首席主題演講者。2005年,世界衛生組織成立Commission on Social Determinants of Health (CSDH),由Sir Marmot擔任主席;2006年,CSDH委員會在東京大學舉辦第一次亞洲論壇,我即受邀參加,初次遇到Sir Marmot。後來,我們又幾度在國際會議上相見,Sir Marmot更兩度受邀訪台參加全球健康論壇,並與國民健康署合作於2016年完成台灣健康不平等報告。在如此因緣際遇之下,此行不但充滿期待,而且獲益良多。

具體而言,我有三點心得感想:(1)思想上,推動健康促進不但要重視健康之社會決定因素,而且要關心生態環境的影響;(2)策略上,落實健康平權必須靠以證據為基礎的公共政策,但也不能忘記一切行動背後的政治本質;以及(3)行動上,消除原住民健康不平等現象,可作為實踐上述思想與策略的試驗,茲分享如下:

要同時關心社會因素與生態環境的影響

世界衛生組織於2008年公布CSDH報告,隔年更在世界衛生大會上通過:對社會決定因素採取行動以減少健康不平等的決議文。十年後的今天,大家對健康的社會決定因素已經不再陌生,但殘酷的事實是:自從2008年世界經濟大衰退以後,健康不平等的現象反而擴大。Sir Marmot在第二天大會主題演講時,即以英美為例說明:全國平均壽命幾乎不再增加,部分地方或州的平均壽命甚至發生下降現象,而貧窮女性的平均壽命更是明顯減少。因此,他再次強調社會決定因素對健康平權的重要性。

然而,健康不平等的挑戰已不再限於社會決定因素。2016年,泛美衛生組織成立Commission on Equity and Health Inequalities in the Americas (簡稱PAHO委員會),Sir Marmot亦受邀擔任主席。在研討會第二天下午,他特別說明PAHO委員會的概念架構。不同於CSDH概念架構,PAHO概念架構在結構驅力部分增加了生態環境因素,包括自然環境、土地與氣候變遷。

事實上,當CSDH報告公布的時候,有關生態環境的挑戰,特別是氣候變遷與都市人口快速成長等問題即已被提出,但卻未能納入CSDH概念架構。因此,在第三天大會主題演講時,Trevor Hancock便公開抱怨健康促進運動的生態盲目。他說:由於聚焦社會決定因素,健康促進運動忽略了渥太華宣言所提:穩定生態體系及永續資源是健康前提的主張。相信未來在永續發展目標之下,經過不斷對話,健康促進不但會繼續關心社會決定因素,也將更加重視生態環境的影響。

要兼顧證據基礎及民主本質

第二天下午的次大會主題演講是一場是精彩對話。演講會一開始,巴西公共衛生學者Marco Akerman就批評CSDH報告對新自由主義的挑戰不夠激進。基本上,Akerman教授的論點是沿襲拉丁美洲社會醫學會,在CSDH報告發表後的三點批評:(1) CSDH報告採社會流行病學觀點,將個人社經地位當作危險因子,或社會結構與生活條件的中介變項,因而模糊社會結構改革的議題;(2) CSDH報告採用Margaret Whitehead的公平概念,強調權力、財富及資源的分配不公平,而不是產生分配不公平的不公平體系;以及(3)由於觀點不同,CSDH報告的行動建議較為溫和,不涉及資本主義社會的核心,也不改變剝削與壓迫的社會關係。

對於資本主義帶來健康不平等的基調,Sir Marmot的回應除在PAHO概念架構上增加種族主義與殖民主義等結構因素外,特別移除個人社經地位等中介變項。但另一方面,他則對目前「雄辯勝於事實」的後真相政治憂心忡忡,特別提醒大家:無論左派或右派政府,倘真心為人民,所有公共政策都應以證據為基礎,並且勿忘社會正義的精神。

看看別人,想想自己。台灣現在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資本主義社會,而且深陷後真相政治!為了消除健康不平等,我們可以不要資本主義嗎?還是繼續運用公共政策來修補資本主義的破洞?這真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大議題。

不要忘了原住民的健康不平等

Kia ora!我在會場內外,常常可以聽到這句毛利人的問候語。毛利人是紐西蘭的原住民,占總人口的15%。來到紐西蘭之前,我心裡想:毛利人的社會地位或許與台灣原住民族一樣吧?但是幾天觀察之後,我覺得:相對而言,毛利人似乎比台灣原住民族高出不少。例如:我曾參加一些以原住民歌舞開幕的國際研討會,但從來沒有一個像IUHPE 2019一樣,以原住民族語言為第二大會官方語言,而且每日大會活動由原住民族長老的祈福開始。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大會開幕特別邀請Sir Mason Durie專題演講。Sir Durie是毛利人後代、精神科醫師,因為對公共衛生及毛利人健康的貢獻,於2010年受英國女王封爵。Sir Durie 從13世紀毛利人以南十字星導航,移民到紐西蘭的故事說起,接著闡述紐西蘭健康促進論壇的南十字星座原則,包括文化認同、環境、參與、生活方式、領導及自主等六條,最後又說明新的昴宿星團原則,包括:人類尊嚴、家庭、社區、天空、土地、河流與大海、森林及自然律動等八條。整體而言,這14條健康促進原則關心的是人與自然的和諧,正呼應今年大會的主題:地球健康與永續發展。

根據Sir Durie,人類尊嚴原則就是認可原住民族的權利,以紐西蘭為例,包括:做毛利人、說毛利語、保持毛利知識與文化、擁有土地和河川,以及獲得公平結果。大體而言,一般人口與原住民族之間的健康差距都相當大;以台灣為例,2017年原住民族與一般人口的平均壽命差距,男性為9.3歲,女性為7.1歲。但是,紐西蘭毛利人與非毛利人之間的健康不平等似乎較為緩和;以2013年為例,非毛利人與毛利人之間的平均壽命差距,男性為7.0歲,女性為6.8歲。為什麼紐西蘭族群之間的健康差距較小?是不是與1980年代以來,毛利人原住民權利逐漸被認可有關?

健康是社會的產物,原住民族的弱勢是否代表社會結構的壓迫與剝削結果,而認可原住民的權利,打破歷史束縛,似乎應有助於縮小健康不平等?然而覺醒總是行動的第一步,或許時間已經到了,下一步應該利用台灣出生世代研究資料,分析台灣原住民兒童與一般兒童的健康差異。

Comments are closed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