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吳新英教授

By , 2018-09-28 5:47 下午

我是台大公共衛生學系第三屆校友,1974年入學時,吳新英教授是系主任。但是大一的我懵懵懂懂,加上平時大多在校總區上課,對當時擔任系主任的老師並沒有留下什麼特別印象。

我上大二時,吳老師不再擔任系主任,但是因為衛生統計和生命統計兩門必修課,反而有機會接近老師。老師認真上課,我們也認真學習。老師選用Sir Austin Bradford Hill的經典名作:Principle of Medical Statistics當作教科書,這也是我在大學時從頭到尾全部讀完的第一本英文書。另一方面,因為上課的關係,也漸漸知道老師身體受傷的故事,那是一次與陳拱北教授到南部烏腳病地區從事流行病學調查途中,不幸發生車禍意外的結果。我們相信老師對那件意外事故一定很遺憾,因為當時出事的轎車一直停放在醫學校區的角落,卻聽說老師不願意走到那裡,再看它一眼。然而,老師對待我們學生總是那樣的仁慈和充滿愛心。 

到了大三,我雖然不再上吳老師的課,但是從流行病學教科書:Epidemiology: Principles and Methods一書上,讀到作者Brian MacMahon 教授對陳拱北與吳新英兩老師所做的烏腳病流行病學研究的推崇時,頓覺與有榮焉,並且引以為傲。當時,陳拱北教授是我的導師,但是到了四下,陳教授不幸離開人間,我便改投吳老師門下。記憶中,最深刻的印象是,吳教授指導我們完成陳拱北教授遺著:臺灣癌症地圖,以及葉金川、黃瑞雄和我三人共同翻譯當時的「公共衛生聖經」:Public Health: Administration and Practice。後來,我們翻譯的公共衛生學出版時,吳老師在序中稱我為台大公衛系畢業之高材生,真是愧不敢當,今天我如果有一點任何成就,我要說:那是因為有您和陳拱北教授兩位典範。

大學畢業後,我到臺灣省公共衛生實驗院工作,院長王國裕先生對吳教授亦十分稱讚。第二年,王院長鼓勵我加入吳新英教授主持的團隊,評估澳底保健站的成效,當時的伙伴還有楊志良與吳淑瓊兩位教授。澳底保健站也是陳拱北教授留下來的計畫,旨在實踐社區醫學。由於我們發現:澳底保健站開幕後,不但能滿足社區的基本醫療需求,在經營上也可自給自足,成為後來政府推動群體醫療執業中心計畫的實證基礎。但對我而言,更重要的是,開啟了人生的另一扇門,讓我回到吳老師身邊當研究生。當時公衛系館就是吳新英老師和楊志良老師的研究室,而我則天天在那裡「廝混」。

我研究所唸了一年,便因為通過公費留學考試,轉到美國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School of Hygiene and Public Health唸書。三年後,我回台大公衛系任教,當時系主任是楊志良教授,但是我的聘任案卻是在吳老師當主任的最後一學年通過的,後來見面時,老師鼓勵我要好好「打拼」。

根據我當時的觀察,老師不僅是溫文儒雅而已,楊志良教授當主任時,每有大事必請教老師,因為「系有一老,如有一寶」。1991年,老師已將屆強迫退休之齡,但是我們卻不願讓他從此退休,因此我們一方面替他辦榮退之宴,另一方面則請他擔任當成立不久的全國公共衛生人員研修中心的全職主任,繼續為國家「打拼」,當然大家也樂於當他左右手,直到衛生署自己成立研修中心後,才讓老師真正退休。在這一段期間,老師辦公室就在我的隔壁,我也盡情享受當「小孩子」的幸福,那真是段美好時光。

老師,您走了,但是我將永遠懷念您。

TLC|20060330

Comments are closed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