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魏火曜老師

By , 2018-09-10 2:44 下午

慈祥的魏教務長走了。

魏火曜老師因為曾經擔任台大教務長,所以大家習慣稱他教務長。初識教務長,是在台大公共衛生研究所唸書的時候,但直到一九八八年,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熊秉真博士邀請我一起為教務長做口述歷史時,才有機會深一層認識魏老師。當時他已年高八十。

在半年多的密集訪問中,魏教務長不僅為近代台灣醫界發展的來龍去脈,留下了豐富的註腳,更道出了他的人生哲學與智慧,訪問紀錄已被列為近代史研究所口述歷史叢書第24輯,使我受益匪淺。因此,教務長雖然不曾在課堂上教過我,卻是我的老師是經師,也是人師。

「運、鈍、根」三個字是魏教務長的處事秘訣。「運」是指命運或運氣,「鈍」是指做人不可過於銳利,要保守些,「根」則是指耐心、不屈不撓的精神。綜觀教務長的一生,無論赴日習醫、返台任教台大醫院院長、醫學院院長、教育部醫教會主任委員,或成為中央研究院院士……等等,我們訪問時,處處可以感受到他就是「運、鈍、根」的實踐者。

其次,「三空」是魏教務長的生活寫照。教務長喜歡單純的人生,認為「房子要空」不要講究物質生活,「頭腦要空」慾望不高,凡事不強求,以及「肚子要空」不要吃太飽,八分飽就好了。

從去年魏教務長家裡遭小偷,損失不貲,他卻淡然處之,以及過年前因病住進台大醫院,也不要求特等病房等「小事」上,即可見一斑。

從他的人生哲學出發,在訪問中,我們一再深深感受到魏教務長對當今「醫療完全商業化」的痛心。他認為,人人有權得到應有的醫療服務,且醫院應以服務為目的,但卻看到同業競爭、互搶病人、大做廣告、濫用儀器的惡質現象。另一方面,他也遺憾醫師公會,有義務為會員爭取權利,卻沒有力量約束會員。因此他殷切盼望全民健保能早日來臨,建立好的制度,以提升醫學倫理,而讓想賺大錢的醫生出國去。

魏教務長知道我參與全民健保制度的規劃,所以每次談到我,總是叮嚀要好好盡責任。最近看到醫師公會激烈抗爭,要提高全民健保診療費的新聞,就會想起教務長的話,不知道什麼時候,醫療商業化可以淡出,而醫療倫理可以重建?

魏老師,我懷念您。

* [1995/02/09 民生報】

Comments are closed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