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拱北與全民健保

comments 陳拱北與全民健保 已關閉迴響。
By , 2018-03-01 5:50 下午

陳拱北教授 (1917-1978),是戰後台灣公共衛生事業的重要奠基者,他最讓人津津樂道的故事,莫過於擔任台大公共衛生研究所所長17年和成立公共衛生學系,培育無數公共衛生人才,以及他在烏腳病防治和食鹽加碘計畫上的重大成就。然而,對於陳拱北為實現全民健保的努力,卻甚少被人提及,現在我們將述說這個美麗的故事。

遇見公醫制度

 話說在經歷1929年的經濟大蕭條之後,歐美國家由於社會思想的改變,紛紛積極發展社會福利制度,其中美國於1935年通過了社會安全法案,英國亦於1946年通過了公醫法案。公布於1946年的中華民國憲法則不遑多讓,第十三章第四節就是社會安全,而第157條更明文規定:國家為增進民族健康,應普遍推行衛生保健事業及公醫制度。

遺憾的是,二次大戰結束以後,中國仍然內亂不停,無暇推動公醫制度。1949年,國民政府轉進來台,翌年試辦勞工保險,1958年先後公布公務人員保險法及勞工保險條例,其中公保提供門診及住診給付,而勞保則提供住診給付。

內政部為了接著是否推行公醫制度,曾經行文諮詢臺灣大學醫學院。根據被保留下來的便簽,陳拱北當時的意見是 Continue reading '陳拱北與全民健保'»

三個二十五年――臺灣民主之路

comments 三個二十五年――臺灣民主之路 已關閉迴響。
By , 2018-03-01 4:10 下午

整個研討會,到現在已經是最後的時刻了。

我們都知道當我們看到現在的時候,其實種子已經在過去播種下去,而我們現在探討的是為了明天、為了未來,但我們也是在播種明天、播種未來的種子。

三個二十五年

回顧臺灣的民主發展,自從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到現在,可以說是有三個二十五年。第一個二十五年是硬性威權年代,第二個二十五年是軟性威權時代。在第二個二十五年的時候,我們埋下了第三個二十五年的種子—總統直選跟臺灣民主發展的路。我們現在討論的,可能會對我們第四個二十五年,有很大的影響。

特殊性或共通性

今天我們很幸運,有兩個不可多得的主講人。首先,由臺灣研究基金會黃煌雄創辦人,回顧與檢討我們走過的路,以及提出未來的方向。第二個主講人,朱雲漢教授談的是:如何看待臺灣民主發展問題?要侷限在臺灣的特殊性,還是要以九O年代第三波民主化運動以後的全球共通性看待?一個歷史的縱貫,一個全球的宏觀,我們有兩個不一樣的角度,就整個研討會的目的而言,是這兩天研討會最好的總結。

但是,從過去三個二十五年的經驗,我們得到甚麼啟示? Continue reading '三個二十五年――臺灣民主之路'»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