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衛生典範轉移

By , 2016-08-12 4:46 下午

Public Health heroes公共衛生是一門以實現健康人權為目標,運用社會組織力量,從事預防疾病、延長壽命,及增進健康的科學與藝術。但是隨著時代變遷,公共衛生的思想與策略也歷經明顯改變。

傳統公共衛生典範

話說1848年英國國會通過公共衛生法案,正式揭開現代公共衛生的序幕。由於當時盛行瘴癘說,認為穢氣是致病之因,公共衛生之父Edwin Chadwick的衛生觀念,即以改善環境衛生為預防疾病的主要策略。

但隨後在Louis Pasteur及Robert Koch等努力之下,細菌說開始盛行,到了二十世紀初期不但社會知道微生物、病媒及帶菌者在致病過程中扮演的角色,公共衛生也因為有了疫苗、病毒素等武器,而邁入新的傳染病防治時代。

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健康人權成為普世價值,而醫藥科技又不斷創新,工業化國家基於對科學效用的信仰以及在細菌說成就的眩惑之下,紛紛實施公醫制度或發展全民健保,於是醫療成為追求健康、長壽的顯學。

新公共衛生運動

然而,到了1970年代初期,由於面臨醫療費用高漲的挑戰以及對生活醫療化的反省,工業化國家開始檢討以醫學為中心的想法和作法,並且在1974年加拿大衛生部長Marc Lalonde發表「A New Perspective on the Health of Canadian」白皮書之後,即積極推動健康促進運動,不再獨尊醫療照護。

雖然Lalonde 報告的健康領域概念,將健康決定因素分為生物遺傳、環境、生活方式,和醫療照護等四大類。但在健康促進運動初期,工業化國家大都強調健康行為與個人責任,特別是1979年美國的「Healthy People」白皮書,即明白指出「健康促進始於健康個人養成可以維護與增進身心美好的生活方式」。

有趣的是,大約同一時間新上任的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Halfdan Mahler,因為自己從經驗領悟:衛生計畫不只是技術過程,「第一且最重要的是政治與社會過程」,決定推動公共衛生的社會革命,即後來的「人人健康運動」。

根據1978年Alma Ata宣言,Mahler的社會革命有兩個基本要素,即人人健康的政策目標與初級醫療保健服務的行動策略,其中行動策略不但強調服務普及性和社會承擔能力,也重視社區參與、跨部門合作及社經發展的整合。

因此,當健康促進運動碰上人人健康運動,不但開啟Mahler命名的新公共衛生時代,而且在1986年渥太華憲章指引下,健康促進運動開始強調社區參與、跨部門合作,以及創造有利於健康生活的社會環境,而不再只關心個人技巧與健康行為。

健康之社會決定因素

遺憾的是,1980年代後期隨著新自由主義的興起,自由化、民營化及政策鬆綁成為社會主流價值,而世界衛生組織亦在Mahler卸任後失去國際領導地位,新公共衛生運動逐漸沉寂,直到2003年李鍾郁當上秘書長後才再興起。

李鍾郁於2005年成立「健康之社會決定因素委員會」,三年後委員會交出期末報告,接著第62屆世界衛生組織會員大會根據報告通過「針對健康之社會決定素採取行動,以減少健康不公正現象」之決議,於是健康之社會決定因素成為公共衛生的新典範與策略。

何謂健康之社會決定因素?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定義,係指人們出生、成長、生存、工作,乃至終老的日常生活條件,以及影響這些日常生活條件的因素,包括經濟政策與制度、發展議程、社會規範、社會政策和政治制度。因此,公共衛生必須力爭上游,跨部門合作,以消除健康不平等。

許一個美好未來

公共衛生的典範為什麼會轉移?根本原因是十九世紀中葉以來,工業化國家平均壽命不斷延長,人口健康問題由急性傳染病演進為非傳染性疾病,必須有不同的預防疾病及增進健康的思想與策略。

台灣公共衛生事業始於日據時代,起步雖然比工業化國家晚,但發展軌跡卻相似。現在台灣也已經邁入流行病學轉型後期,非傳染性疾病成為人口健康的最大威脅,為了美好的明天,我們是否也應該超越全民健保,對健康之社會決定因素採取積極行動呢?

 

Comments are closed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