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接校務研究時代的來臨

By , 2016-03-01 12:27 下午

HEE Bimonthly 201603R做決策應該要少一點直覺,多一點數據與證據。

有時候,我們以為「沒有問題」,其實是因為沒有看見問題,而不是問題不存在。以「高教105大限」為例,今天這個大家耳熟能詳,迫在眉睫的高教災難,15年前就已經存在,但當時就是沒有看見。例如:2001年公布的大學政策白皮書強調的是兼顧大學教育量的擴增與質的提昇,壓根兒未提到少子女化趨勢以及學生來源即將減少的問題。

有了數據,看到高教大限

為什麼沒有看見問題?以高教大限為例,數據是關鍵。圖一呈現歷年來台灣總生育率、0-3歲人口以及大學生人口的變化趨勢;其中,總生育率及0-3歲人口資料來自內政部,大學生人口係指專科及大學部學生,但不包括研究所學生,資料則來自教育部出版的中華民國教育統計。

根據圖一,0-3歲人口的下降曲線與大學生人口的上升曲線,在2001年發生死亡交叉,因此我們可以當個事後孔明預言:2016年大學生人口不會超過2001年0-3歲人口,或大約110萬。更重要的是,圖一也說明台灣高教大限的災難才剛開始,因為0-3歲人口的下降趨勢必須等到2011年才有小幅反彈,所以除非境外生大量增加,未來十年台灣大學生人口恐將再減少三分之一,剩下不到75萬。

檢討高教大限的發生,對於當年大學教育白皮書沒有提到少子女化的趨勢,或許會有些遺憾,但是數年之後,教育部因為面臨國小師資過剩問題,開始重視人口動態對高等教育的影響,並且著手推估中長期大學新生入學人數變化情形,可說至少已亡羊補牢。

高教政策與辦學的數據在哪裡?

今日高教政策與辦學,都應重視實證基礎與數據驅動。關於政策數據,教育部的內部分工是:基礎性或共通性統計由統計處辦理,與行政管理高度結合的統計由高教司、技職司等相關單位自行辦理。統計處自1957年起即每年出版中華民國教育統計,而高教司與技職司則自2010年起分別建置「大學校院校務資料庫」及「全國技專校院校務基本資料庫」。

各大專校院的辦學數據呢?一般而言,大專校院經常由會計室兼辦統計業務,相關辦學數據則四處分散,或在人事室,或在教務處,或在學務處,或在研發處,或在總務處,既未加以系統整理,也未定期彙集出版,等有需要的時候,再臨時收集分析。

過去國立臺灣大學的做法,也差不多如此。1997年,我向校長陳維昭提出編印統計年報的構想,以期校務決策有更客觀具體的依據;陳校長欣然同意,自翌年起即每年編印「國立臺灣大學統計年報」,提供辦學數據迄今。遺憾的是,當時想嘗試建立資料庫以利校務研究,因時機不成熟而未能實現。

校務研究時代的來臨

什麼是校務研究?簡單說,就是調查分析辦學成效及其決定因素的活動,目的是為了提供校務決策所需之數據與證據,用途包括校務規劃、財務管理、入學管理、學習成效評估,以及自我評鑑等等。

根據美國發展經驗,校務研究已經從過去以收集及整理辦學數據為主,到現在強調滿足與辦學成效有關之量性與質性分析的需求。 由於辦學成效的議題豐富,校務研究的內容亦包羅萬象,遍及校院、系所、教師與學生等不同層級。

台灣校務研究的發展歷史極短,教育部去年為了協助大學提升校務專業管理能力,善用教育資源提高學生學習成效,才著手推動大學校務研究,其具體策略包括:設置校務研究專責單位、重點置於學習成效評估、有系統培訓校務研究人才、成立校務研究專業組織、發展校務研究校園文化,以及結合政府部門大數據 。

目前,教育部已核准補助50所大學校院成立校務研究專責單位,且臺灣校務研究專業協會亦於今年元月底成立,相信未來台灣的校務研究活動將越來越興盛。

大學評鑑也需要校務研究

值得注意的是,大學評鑑與校務研究息息相關,這不僅是因為校務研究可以提供大學自我評鑑所需數據與證據,更重要的是大學評鑑改革影響校務研究發展。Volkwein指出:過去評鑑與課責重視輸入的品質,以確保產出的品質,但是1990年代以後即強調辦學成效以及輸入、過程與產出的對接關係,而校務研究的重要性也與日俱增。

因此,值此準備第二週期校務評鑑實施計畫之際,我們衷心盼望隨著校務研究時代的來臨,台灣高教辦學更有成效,大學評鑑更有品質。

 

* 發表於評鑑雙月刊第60期

Comments are closed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