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協會畢業感言──緣份與使命

By , 2012-12-26 6:00 下午

話說1988年,楊志良教授、吳凱勳教授和我三人,被經建會聘為專任顧問,負責規劃全民健保制度。由於適逢全國醫療費用急遽上漲,無論公保、勞保或農保都已發生嚴重財務虧損,行政院特別指定專案小組要回答:「臺灣付得起或付不起全民健保費用?」

對於錢是否夠用的問題,我當時想到的是:1978年世界衛生組織 Alma Ata宣言曾提及,醫療保健支出應視國家經濟發展階段而定。後來,又讀到 J.K. Iglehart對於加拿大聯邦政府根據國家經濟成長情況,決定各省保費補助金額的報導,於是提出所得連動政策的建議,並且獲得共識納入1989年經建會公布之全民健康保險實施綱領。綱領開宗明義指出:全民健康保險應在社會資源能力可負擔範圍內,提供全體國民適當之醫療保健服務,以促進社會安全。

總額預算制度,則是落實所得連動政策的設計。最早提出總額預算概念的是吳凱勳教授,而他的想法則來自1977年德國的健保改革。但是,臺灣的總額預算制度有其本土性與獨特性。第一,為國家總額預算制度,包括所有健保醫療給付,而當時德國只有門診總額預算。第二,中央健保局為單一保險人,而德國迄今仍採多元保險人。全民健保規劃之初,專案小組即主張單一保險人,這不僅是考察日韓健保制度的結論,也是以 R.G. Evans, U.E. Reinhardt, W.A. Glaser, 以及D.U. Himmelstein和S. Woolhandler等研究發現為基礎的政策。

自1989年算起,全民健保總額預算制度的發展,大致可以分為三階段。在1996年之前為規劃階段,又可分經建會及衛生署兩期;經建會時期主持人為蕭慶倫教授,衛生署時期李玉春教授。1996年11月8日全民健康保險醫療費用協定委員會 [費協會] 成立之後為建立階段,主要任務為落實部門別醫療給付費用總額協商;先是分期推動牙醫門診總額、中醫門診總額、西醫基層總額以及醫院總額,接著是總額協商架構、通則及程序的制度化。明年元月一日起,隨著全民健康保險會的成立,總額預算制度將邁入新紀元,正式啟動收支連動機制。

驀然回首,才發現我們都是有緣人!費協會成立迄今,計16年又2個月,歷經8任主委,共遴聘149名委員,其中三成以上的委員曾至少續聘一次,委員代理人則達數百名,陪同工作人員更不計其數。有趣的是,費協會是超迷你中央部會附屬機關,名義上全職工作人員只有12名。由於主委與委員們都是兼職,日常運作全靠他們;忙的時候,幸好還有一大批親朋好友來幫忙。

感謝署長的厚愛,讓我有機會在費協會翻滾一年。一年來除自我的成長外,體會最深的就是委員的社會責任與使命感。無論費協會的相關會議,或衛生署、健保局的各項座談會、總額支付委員會等,本會委員無不積極參與,貢獻智慧。今年度總額協商會議,從早上九點開到晚上九點,隔天九點又緊接著開委員會議,時間長達十幾個小時,而部分委員甚至熬夜準備資料或研讀資料,這一切,豈只是為了區區3千元的兼職月酬勞?

現在,費協會已經完成階段性任務,為了記錄所有委員與同仁們的努力,以及替國家留下珍貴史料,我們特編纂此專輯,以資紀念,並供各界參考。

一切感恩!

Comments are closed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