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蘭教授是一路幫我的貴人

By , 2012-12-15 10:49 下午

那一年,我剛畢業,在臺灣省公共衛生教學實驗院工作,負責研究調查計畫。為了資料分析,我常常回到台大公共衛生學系,向主任林家青教授借用王安電腦。有一天,林教授開心的告訴我,他請了三位女助教:李蘭、張玨和蘇喜,而自己的英文名字又剛好叫Charlie,可以說就像電視連戲劇Charlie’s Angels一般。從此,我知道有一位李蘭教授。

但是,我始終沒有見過李蘭教授,直到上了晏涵文教授的研究法。學期中,晏教授邀請我們到他家玩玩,才第一次見到李教授──晏夫人,卻未留下深刻印象。

不久,我從台大休學,到Johns Hopkins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去唸書。隔兩年,李蘭教授也來到同一學院。我忘了誰去接機,但卻清楚記得帶李教授到教會的事,後來她便正式受洗為教徒。

李教授和我一起都住在Reed Hall,起先她住在西廂,不常聯絡,後來她搬到東廂,見面機會多了,我和其他同學便常請她幫忙,例如:剪頭髮、一起用餐等等。最重要的是,當年我五天四夜的資格考,還是靠李教授用傳統打字機幫忙打答案呢!事實上,在Hopkins期間,包括李教授在內,大家感情都很好,留下不少難忘的回憶,例如:紐約之旅、魏淑玲婚禮、開生日香檳的驚喜等等。

李教授拿到博士學位,回台大任教時,我正好為全民健保忙碌,而且她的研究室在西側,我在東側,平常來往不多,直到1997年我連任所長,與流行病學研究所互換空間,所有公共衛生研究所教師才都搬到十五樓東側,互動也頻繁起來,這時的Charlie’s Angels有了新的綽號叫「三娘」,負責「教訓」所長。

1998年,配合所名改為衛生政策與管理研究所,重新規劃課程之際,李教授與張玨教授、丁志音教授三人決定成立健康促進研究中心,並且為了營造健康學院,提出每週舉辦一次下午茶的方案。我認為這是個非常棒的建議,雖然最後只剩下公共衛生研究所有願意,但開辦之後,下午茶計畫就未曾停過,不但增進本所師生情誼,更成為其他系所羨慕的特色。

2005年,我被遴選為公共衛生學院院長。翌年,公共衛生學院整個搬到新大樓,衛生政策與管理研究所位於六樓東側,研究室係依年資排序,李教授拔得頭籌,我則排行第四。到了新家,李教授開始規劃她的退休人生,心情好得不得了,每日午餐時候,她那特殊、清脆的笑聲,總是不絕於耳,也提醒我退休安排不要等到最後一刻。

2010年,經過漫長而艱辛努力,學院組織改造正式落實,衛生政策研究所與醫療機構管理研究所合併為健康政策與管理研究所。同時,配合本校組織條例修正,除系主任陳為堅教授兼任首席副院長外,本院還可以增聘一位支薪副院長。我到底要請誰來幫忙好呢?想來想去,一路幫忙我的李教授正是不二人選。李教授上任後,我們合作愉快,完成不少院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製作現在掛在大廳的公共衛生學院歷史牆,那是我剛當上院長時的夢想,幸虧有李教授,才能圓夢。

世間緣分,說起來奇妙。晏教授是我的貴人,上了他的研究法,無意間開起我讀博士班之門,而李教授也是我的貴人,不同的是她一路幫我,小的幫我,大的也幫我。這一切,豈是感恩兩字所能形容,我只有虔誠地祝福她,踏上新的人生旅程之後,一切平安喜樂。

* 發表於李蘭教授榮退茶會,2012年12月15日。

Comments are closed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