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倡新公共衛生運動

By , 2012-04-02 6:51 下午

臺灣可以從全球發展新公共衛生運動的經驗學到什麼啟示呢?具體而言,未來我們應該講求一個基本理念與三個策略,以實現「人人健康」的目標。一個基本理念就是健康是社會的產物;三個策略為:健康公平主流化、健康促進場域,以及知識創造及轉譯,茲說明如下:

基本理念:健康是社會的產物

人是社會的動物,在每日生活環境中,人們創造及享受健康。根據健康之社會決定因素委員會報告,健康或生病與日常生活條件息息相關,包括公平的人生起步、健康的場所與人們、公平就業與尊嚴的工作、終身的社會保障,以及全民健保。但是這些不同日常生活條件卻是社會結構與過程的形塑結果,亦即經由社會規範、政策及實踐,造成各國之間以及各國國內的權力、金錢和資源的不公平分布所致。所以,改革努力必須從上游著手──創造有利健康的社會環境,而不僅僅提高醫療可近性或改變個人風險行為。

策略一:健康公平主流化

無論是阿瑪阿塔宣言的跨部門合作,或是渥太華憲章的制定健康公共政策,或是健康之社會決定因素委員會報告的所有政策皆含健康公平面向,指出從地方到中央到全球,各級政府及其各部會,所有立法、政策或計畫應以落實人人健康為核心,確保在社會經濟發展過程之中,人人有公平的起步及增進與維持健康所需之日常生活條件。而為了實踐健康公平主流化,衛生部門必須學習與其他部門形成夥伴關係,一起研發政策、機制與工具,及管制架構。是以,衛生部門不能故步自封,必須開放以及充實知識、技巧及權責,而且部門內部更應互相溝通、協調及支持。

策略二:健康促進場域

場域策略係指針對人們日常生活、工作與學習的場所,綜合運用渥太華憲章的五大行動綱領,創造有利健康的組織環境。由於強調社區行動,採取場域策略要把握四個關鍵原則,即社區參與、夥伴關係、賦權,以及公正,並且從社會區位觀點出發,要重視不同場域種類之間的關係與整合。台灣的健康促進場域活動,始於1999年衛生署的健康社區計畫及2004年衛生署與教育部共同推動的健康促進學校計畫,而職場健康促進及健康促進醫院等活動則大都由民間主導。整體而言,這些健康促進場域計畫常常以特定議題或單一健康決定因素或風險因子為訴求,而不是與社會經濟發展及建設結合,且雖然重視能力建構,但跨部門合作及夥伴關係部分則相對薄弱,未來仍有許多努力的空間。

策略三:知識創造與轉譯

消弭健康不平等,不僅需要政治決心與承諾,更要藉助知識的力量。對於問題的發現與描述,可以用來喚醒人們;對於理論與機制的探討,有助於政策與計畫的推動;對於執行成效的評估與檢討,則是調整方向與策略的先決條件。值得一提的是,健康之社會決定因素委員會報告建議,應建立國家健康公平監測系統及健康影響評估制度,以利落實健康平等主流化。。然而,台灣除學術研究與衛生實務的關係不緊密外,知識創造與決策過程脫鉤的問題亦相當嚴重。例如:相較於世界衛生組織會員大會很快就採納健康之社會決定因素委員會的期末報告,集300多名專家學者,歷時兩年於2008年五月完成的台灣「2020健康國民白皮書」,迄今衛生署仍無任何重大配合政策。所以,未來除應加強知識創造外,更要提倡知識轉譯,以實現人人健康的願景。

Comments are closed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