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健康──生活方式的角色

By , 2010-11-03 10:55 下午

平均壽命而言,全台最長一直是台北市,健保開辦時已經79歲,現在更高達82歲;而好山好水的台東與花蓮卻敬陪末座,目前只有73和74歲。為什麼全民健保實施以後,各縣市的平均壽命仍舊存在「一個台灣,兩個世界」的現象?

最直接的反應,就是花東原住民族人口較多。沒錯,花蓮原住民族人口比例高達四分之一,而台東更高,超過三分之一。但身為原住民族,難道也是一種原罪?

想想看,一百年前台灣人的平均壽命才30多歲,甚至比今日原住民族還短,所以原罪何來?事實上,比較平地與山地原住民的平均壽命,更可以瞭解原罪的迷思。根據內政部最新資料,平地原住民的平均壽命為72歲,比山地原住民多5歲,這差距絕對不是基因或生物遺傳在作怪吧!

另一種說法是,因為花東地區「有保險、無醫療」。且不提醫療對增加平均壽命的貢獻,台東縣或許有醫師和病床不足的問題,但花蓮縣卻是醫療資源豐富的地區。目前,花蓮縣每千人口有2.2名執業醫師及4.2張一般急性病床,比全國的1.6名執業醫師及3.2張一般急性病床明顯高出許多。

第三種解釋,就是當地的生活方式比較不健康。從某個角度來說,或許如此。例如:吸菸、嚼檳榔和飲酒過量,都是有害身心健康的生活行為,但是根據2002年國民健康調查,花東吸菸、喝酒和嚼檳榔男性人口,占其15歲以上男性人口比例分別高達50%、61% 和34%左右,而台北市相對只有36%、54%和9%。

現代醫學和公共衛生對生活方式的重視,始於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當時,傳染性疾病已經不再是歐美先進國家的主要殺手,取而代之的是慢性非傳染性疾病,特別是心臟疾病、中風與癌症,但對病因卻所知有限,苦無對策。

以心臟疾病為例,當時只知道與動脈粥狀硬化及高血壓有關,直到1951年,美國明尼蘇達州大學教授Ancel Keys,前往羅馬主持聯合國營養委員會會議,有位拿波里大學教授告訴他:或許與低脂肪飲食有關,在拿波里冠心病不是大問題。翌年,Keys應邀訪問拿波里,發現居民血液中的膽固醇濃度,只有明尼蘇達州商人的三分之一,於是著手跨國流行病學研究,並且提出著名的「飲食-心臟假說」,成為心血管疾病流行病學調查與臨床介入的先驅。

吸菸與肺癌的關係,另一個著名例子。1950年時,Doll與Hill兩位英國教授即在英國醫學會雜誌上,發表第一篇有關吸菸引起肺癌的流行病學報告。但是晚年Doll接受訪問時指出,當時他們並不知道吸菸議題這麼重要,而且大多數癌症研究人員也不接受他們的發現,甚至忠告英國衛生部不要採取任何行動。

然而,隨著一篇又一篇的研究報告,生活方式與生病的關係似乎越來越清楚。1974年,加拿大衛生部長提出「加拿大國民健康的新觀點」,揭開全球健康促進運動的序幕,而改變個人生活行為也正式成為新典範。時至今日,舉凡均衡飲食、身體活動、傷害預防、安全性行為、壓力調適,及成癮物質防治等,皆是健康生活方式養成的重點。

但值得注意的是,提倡個人健康生活方式的養成,S.L. Syme 認為:除容易發生「責備受害者」的現象外,還面對兩大困境。第一,雖然看起來處處有危險因子,但卻不容易找到危險因子。以冠心病為例,已知主要危險因子包括吸菸、高血壓和高膽固醇,以及其他危險因子如缺乏運動、肥胖、糖尿病等加起來,也只能解釋45%的冠心病。

其次,個人行為常常不是自己的意願或選擇而已,因此即使知道自己有危險因子,卻不容易改變自己的行為,同時雖然有人改變了自己的行為例如戒菸,但卻不斷有新人加入吸菸行列,所以實證研究顯示:健康促進計畫的成效大都很有限。

那麼還有什麼更重要的健康決定因素呢?敬請期待下回分解!

Comments are closed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