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窮人不再有──二版序

By , 2010-08-13 7:30 下午

 

未命名全民健保的重要性,無庸置疑。假如沒有全民健保,臺灣每年將有一成以上的家庭,因家人生病而面臨重大醫療財務災難。現在不但全體國民的就醫人權受到保障,而且發生重大醫療財務災難的家庭也低於 3%。

除了國人的高滿意度外,臺灣全民健保聞名全球,亦無庸置疑。例如,最近美國公共電視網為了美國總統大選,還特別到台灣、英國、德國、日本,和瑞士等五國,實地拍攝「Sick Around the World」專輯,提供尚無全民健保的美國選民參考。

雖然如此,全民健保卻不是十全十美的制度,有許多挑戰正等著大家去面對。其中,最大的挑戰莫過於:從全民健保的美夢中醒來。回想當年參與全民健保規劃時,有一件事讓我十分驚訝,那就是發現:1974年,加拿大衛生部長Marc Lalonde 發表白皮書「A new perspective on the health of Canadian」時,正是加拿大全面實施全民健保後不久。這本白皮書,俗稱 Lalonde 報告,目前已是公共衛生的經典作品,尤其所提「健康領域 (health field)」的概念,更是膾炙人口。

根據Lalonde 報告,健康領域包括四要素,即生物遺傳、環境、生活方式,和醫療照護,且這四要素對國民健康的重要性都一樣。由於當時已開發國家包括加拿大,都以醫療照護為顯學,Lalonde 報告卻將生物遺傳、環境,及生活方式等三要素,提到與醫療照護同等地位,不但有勇氣,而且有遠見。

事實上,Marc Lalonde 了不起的地方,就是沒有陶醉在加拿大實施全民健保的成就,反而提出健康領域概念,開啟了世界健康促進運動的大門。因此本世紀初,泛美衛生組織 (PAHO) 特別推崇他為全美洲十二位公共衛生英雄人物之一,可謂實至名歸。

Lalonde 故事對我的啟示是,決心走出醫療改革的框框,踏入健康不平等的領域。1994年,我與余玉眉教授共同發表「健康促進:國民健康的新方向」,即象徵開始。以後一路走來,許多醫療改革議題,都漸漸擦身而過,但對全民健保與健康不平等的關係,卻始終不能忘情。因此,配合本書再版,第二部增收「全民健康保險與健康不平等:臺灣經驗」一文。原稿曾發表於2006年北京論壇,結論祇有一句:「我們不但要務實接受全民健保的限制,更應重視大社會環境對健康的影響,才能有效消弭健康不平等」,是為學習心得,尚祈大家不吝指正。

謝謝您打開本書,也希望您享受閱讀本書。

Comments are closed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