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國民白皮書──回憶、憧憬與喜悅

By , 2008-08-10 12:00 下午

 

未命名隨著技術報告付印,2020健康國民白皮書計畫亦將正式結束;對此,我有說不出的喜悅;非但為了長期重擔獲解脫或修成正果;而是它勾起了我的回憶,也讓我看到了對未來的憧憬與期待。

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

猶記得1989年某日下午,新上任衛生署保健處處長,余玉眉教授來找我,徵詢當她副手的意願。當時我借調經建會,忙於規劃全民健保,祇能謝謝她的好意。余教授臨走前,我從架上拿了三本書借她:美國的「Healthy People – The Surgeon General’s Report on Health Promotion and Disease Prevention」,英國的「The Nation’s Health – A Strategy for The 1990s」,以及瑞典的「The Swedish Health Services in the 1990s」。

這三本書的共同特色,就是提出國家衛生政策的願景與策略。余處長很認真,不但仔細閱讀,而且還出國考察,甚至著手推動研訂臺灣的國家衛生政策目標。1990年3月,衛生署召開全國衛生行政會議,明白宣示二千年國民健康目標與策略,乃衛生史上一個重要里程碑。遺憾的是,後來1993年和1997年兩本衛生白皮書,雖然都以「邁向衛生大國,追求全民健康」為總目標,卻未曾提及全國衛生行政會議上有關具體國民健康目標的結論。相反的,衛生署於2002年發表的「臺灣地區2010衛生指標白皮書」,卻祇有量化的結果目標。

2005年春天,衛生署企劃處擬修訂「臺灣地區2010衛生指標白皮書」,處長戴桂英請教我的看法,我以美國的「Healthy People 2010」及世界衛生組織歐洲區域的「Health 21: the health for all policy framework for the WHO European Region」為例,說明健康白皮書的內容除衛生指標外,還要有衛生政策參考架構。戴處長也是認真的人,不但帶領企劃室同仁研讀各國健康白皮書,而且還舉辦兩場國際研討會,邀請曾主持或參與健康白皮書實務之美國、加拿大、日本及歐洲學者專家來臺演講與指導。翌年春天,署長認為有必要研擬第三本衛生白皮書,指示交由國衛院承辦,而國衛院則隨即任命衛生政策研發中心主任郭耿南教授為主持人,成立工作小組,努力至今。

國家新目標,公衛新典範

2020健康國民白皮書有兩個特色,值得在這裡稍加贅述。第一,它不但強調延長健康平均餘命,更以追求健康公平性為國家衛生政策目標。在上一世紀,臺灣創造了「健康奇蹟」,國人平均餘命由30歲左右增加到75歲以上。遺憾的是,我們沒有特別重視不同族群的健康水準未能同步提升的現象。1998年,我在已故衛生署長許子秋逝世十週年紀念演講會中,曾以花東地區與台北市死亡率相差一倍,說明臺灣健康不平等的嚴重性,雖然上了民生報頭版頭,卻未見後續社會的關注。現在,臺灣要與全球一起為消弭健康不平等的普世價值而努力,讓我既興奮,又期待。

第二,2020健康國民白皮書以新公共衛生典範為參考架構,強調支持性社會環境、健康生活方式,以及優質醫療照護三類健康決定因素,並且指出公共政策的重要性。大體而言,過去各國健康白皮書大都以疾病別為主軸,提出目標與策略,而第一與第二版臺灣衛生白皮書則皆以業務別為基礎。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公共衛生受到醫學的興起影響甚鉅,以為運用醫療科技即可解決人口健康的問題,直到一九七○年代,隨著醫療費用急遽上漲,人們才開始領悟「醫療的極限」以及「健康是社會的產物」,新公共衛生典範於是誕生,主張經由公共政策及社區參與,創造有利健康的生活環境,以及實踐有利健康的生活方式,而不再僅僅提供優質的醫療服務。

由於「看法決定想法,想法決定做法」,2020健康國民白皮書以新公共衛生典範為參考架構,我相信「好的開始,就是成功的一半」。在國衛院召開的第一次籌備會議上,前署長李明亮教授曾特別強調2020健康國民白皮書的重要性。現在,這件至為重要的工程業已到了尾聲,對於郭教授的成功領導以及所有成員的認真投入,祇有敬佩二字,而對於自己受邀參與,總覺得是無比的榮幸與使命,如今則殷勤期盼早日見到「成功的另一半」。

Comments are closed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