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紀,新臺灣,人人健康

By , 2000-04-30 4:26 下午

 

未命名這是一個加速轉型的時代,也是一個充滿機會與希望的時代。面對來臨的二十一世紀,以及即將接手的新政府,站在公共衛生的立場上,我虔誠地許下三個願望:

 以「人人健康」為衛生政策的願景

從台北到台東,坐飛機不過一小時,居民的死亡率卻由4.1‰ 提高為8.2‰,暴增一倍。想一想,台灣土地面積才36,000平方公里,但不同縣市之間的健康差距竟然如此大,真令人不可思議。

「人人健康」,應該是新政府衛生政策的最高指導原則。事實上,除非「人人健康」,否則「健康大國」將祇是句口號。在「人人健康」的目標下,貧窮縣市的衛生建設,不應該永遠貧窮,弱勢族群的健康,也不應該永遠弱勢。加速推動貧窮縣市的衛生建設,優先提昇弱勢族群的健康水平,是綠色執政無可推卸的使命。

讓社經發展政策把「人人健康」擺中間 

然而,要達到「人人健康」的目標,並不是把大把銀子撒在醫療上即可。現在臺灣每年死掉12萬人,其中靠醫療可以救活的已經不到兩成。所以,雖然花蓮縣每680人就有一位醫師,而台東縣高達1100人才有一位醫師,但兩縣65歲以下人口死亡率,卻相差無幾 (2.0‰ v 2.1‰),另一方面每1000人有一位醫師的澎湖縣,65歲以下人口死亡率 (1.3‰) 竟然祇有花蓮縣的三分之二。

事實上,對於許多健康問題,醫師根本就束手無策,因為健康的決定因素大都落在醫療之外,其中又以社經發展最重要。目前臺灣死亡率高的縣,也是社經發展慢、平均家庭收入低的縣,例如:台東、花蓮、宜蘭、雲林、南投,和屏東。但遺憾的是,這些高死亡率縣的社經發展之所以會比其他縣市慢,本來就是在歷年國家經濟建設計畫的算計之中。另一方面,不僅社經發展程度影響各縣市的健康水準,各縣市內部的貧富差距亦與其健康水準息息相關。大體而言,貧富差距大的縣市,不但黑金較為盛行,而且意外事故與他殺的死亡率亦較高。所以,對標榜「人人健康」的新政府而言,應特別重視健康的社會決定因素,並且在訂定各項社經發展政策時,必須特別考量對國民健康的衝擊。

以「購買健康」為全民健保的改革目標 

綜觀臺灣健康保險的歷史,第一波改革在於發展公勞保制度,以保障勞動者的就醫機會,第二波改革則是建立全民健保制度,以保障人人公平就醫的權利。所以,全民健保最成功的地方,就是將納保率由54%提昇至96%,並且新納保人口與公勞保被保險人口,在醫療利用水準上不分軒輊。但在醫療費用急遽上漲下,全民健保入不敷出的時刻已指日可待,而且與公勞農保「腐爛基礎」相比,醫療資源浪費現象更加嚴重,例如:目前每名被保險人平均每年門診利用次數竟超過14次。因此,全民健保改革已是箭在弦上。

過去,全民健保常被譏為虛有其名,因為「買的都是醫療服務,不是健康」,而事實上,這正是導致醫療資源不斷被浪費的根本。另一方面,對於目前中央健保局卯足勁加強控制醫療費用,被保險人與醫療提供者亦開始產生反彈。歐美經驗指出,祇有站在「購買健康」的角度,才能妥善處理中央健保局、被保險人與醫療提供者之間的利益衝突。換句話說,祇有以「購買健康」為前提,在提昇醫療品質之下,醫療費用控制才可能成功。臺灣由於起步較晚,新政府不僅應借助先進國家的經驗,更要大幅增加研究經費,積極開發「購買健康」與「管理健康」的知識與技術,以期順利迎接第三波健康保險時代的來臨。

就像阿拉神燈般,這次人民擦了綠神燈,讓綠色精靈為主人服務。但若未能如民意,四年後,人民也許會選擇擦藍神燈或橘神燈,新政府應有這樣的警惕與自我期許。

* 本文發表於「臺大對新世紀新政府的期許」,國立臺灣大學,台北,429-30日,2000年。

Comments are closed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