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促進運動的興起

By , 1999-12-24 6:11 下午

非傳染性疾病要如何防治呢?臺灣大約比歐美先進國家晚30年進入疾病轉型的第三階段。1950年代時,非傳染性疾病即已成歐美國家的主要健康問題。基於對科學效用的信仰以及在細菌論成就的炫惑之下,這些先進國家大體上皆以醫學為非傳染性疾病的解決之鑰,並且視其他防治方法或途徑為非主流,直到1970年代這種以醫學為中心的想法與作法才面臨 嚴厲的挑戰。

第一個挑戰來自有關醫學對健康是否真有貢獻的質疑。根據實證研究結果,McKeown首先指出,醫療的進步對十九世紀以來英國死亡率的下降毫無貢獻,至於預防接種則祇有種痘有些微作用。最後,McKeown的結論是:營養、環境衛生,以及微生物與人類間關係的改善才是主要原因。McKinlay和McKinlay也發現,醫療對二十世紀美國死亡率的不斷下降沒有什麼影響。此外,Illich甚至指控醫療帶來醫源病 ,亦即醫療不但對健康沒有幫助,反而有害。

第二個挑戰來自生活醫療化的反省。Illich指出由於社會重視醫療,致使許多社會行為 (例如:同性戀及藥物成癮) 以及生命現象 (例如:死亡) 被重新定義,歸為醫療問題,因此剝奪了個人、家庭與社區控制自己身體及社會環境的權力,並且失去了人性及文化上的意義。1960年代後期,在消費者運動、婦女運動以及環保運動等興起之後,即開始對抗醫療領域的擴大。

第三個挑戰來自醫療費用上漲的壓力。為了保障健康人權與提高就醫機會,歐美國家自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皆積極發展醫療資源,擴大公共醫療支出,結果是醫療費用急遽上漲。到了1970年代初期,這些先進國家的醫療支出占國內生產毛額的比例大都超過5.5%,而不幸的是這時候世界經濟景氣開始衰退,又適逢石油危機,醫療費用上漲的壓力讓各國政府不但重視而且積極進行各種醫療費用控制。

在上述三大挑戰的交互作用之下,健康促進運動遂應運而生。1974年加拿大衛生福利部部長Marc Lalonde發表「A New Perspective on the Health of Canadians」,Becker 認為這是代表健康促進運動的發端。Lalonde在報告中提出了一個新的健康領域概念,將死亡與疾病的決定因素歸為四大類,即醫療體系的不健全,不健康的生活方式,環境的危害以及人類的生物因素,並且強調醫療照護只是健康決定因素之一,全方位的衛生政策應優先考慮其他三類決定因素。

Lalonde的報告發表後,引起世界各國的迴響,紛紛採用新的健康領域概念,並訂定健康促進政策。在美國,1979年公共衛生署署長發表:「Healthy People」 ,為美國第一本健康促進與疾病預防報告。在歐洲,1980年世界衛生組織歐洲區委員會通過以健康促進為達到公元2000年均健目標之重要手段,而會員國如英國與瑞典等亦接著分別在自己國內推動健康促進 。在亞洲,日本政府首先於1978年推出國民健康促進運動。在澳洲,澳洲政府於1986年發表健康促進白皮書:「Looking Forward to Better Health」。到了1986年,當第一屆世界健康促進大會在加拿大渥太華召開時,健康促進運動已經蔚為成一股不可抗拒的世界潮流。

* 本文摘錄自「醫療保健政策──臺灣經驗」(第三版),台北:巨流出版社,2007:152-154

Comments are closed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