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健保實施兩週年感言

By , 1997-07-01 12:00 下午

轉眼之間,全民健康保險已經實施兩年。目前,國人投保率高達96﹪,診所特約率超過90﹪,醫院特約率甚至接近100﹪。對從前沒有健康保險的新被保險人而言,其醫療服務的利用率與利用量,不但都大幅增加,而且已經達到從前公勞農保被保險人的水準。再者,兩年之間,民眾對全民健保的滿意度從谷底的20﹪,一路爬升到現在的68﹪,而且財務上尚能維持收支平衡,誠屬不易。因此,到目前為止,全民健保可以說是相當成功的衛生福利政策。

歡喜健保開辦 

回顧全民健保的政策過程,我有什麼感想呢?第一,非常高興自己的國家能像其他福利國家一樣實施全民健保。想當初,決定到經建會參加全民健保規劃工作的原因之一,就是看到健康保險對國人就醫有重大的影響,例如:當時公農勞保被保險人的看病次數是其他沒有健保的人的兩倍,而沒有健保的人卻又以健康狀況較差的老人與小孩居多。由於非常希望全民健保能早日開辦,在立法院最後審查全民健保的前一晚,甚至還忙於撰稿,將個人意見投書於聯合報。巧的是,審查當日清晨,徐立德副院長看到我的投書後,立刻指示新聞局影印上百份轉送立委參考。

醫界貢獻良多

其次,整體而言,我認為醫界對於全民健保的開辦相當有貢獻。雖然今日許多醫師不滿意全民健保,但過去醫界卻少有人反對實施全民健保。根據林芸芸教授的調查,在一九八九年尚有六成的醫師期待早日實施全民健保,而反對實施全民健保的醫師則不到一成。事實上,為了配合行政院推動全民健保,當時醫界出身的立法委員:黃明和與洪文棟兩人,甚至在立法院籌組「中華民國全民健康保險促進會」。一九九一年冬天,立法院厚生會鑒於全民健保有跳票之虞,由會長楊敏盛醫師出面邀請楊志良教授等十六人成立法案研擬小組,並於翌年十二月四日完成厚生會版全民健保法草案。在厚生會的良性壓力下,衛生署亦於同年年底,加速完成衛生署版全民健保法草案報院核定。

後來,在立法院的三讀過程中,醫界對於何時以及如何實施全民健保開始出現許多不同的意見,包括延期開辦或拒絕特約。但是儘管如此,對於一九九五年三月一日的倉促開辦,醫療院所在合約書內容都未定案之下,仍然願意配合,而且全力以赴。想當初,英國政府因為在特約及支付制度上與開業醫師談不攏,使公醫制度在立法一年多以後才開辦,而美國則因為醫師公會的強烈反對,迄今仍無全民健保,臺灣醫界在這一方面其實還蠻可愛的,不是嗎?

民主化加速推動全民健保

第三,臺灣民主化運動有助於加速推動全民健保,但也影響全民健保政策的品質。當俞前院長首次宣佈公元二千年實施全民健保時,國內民主化運動正邁入高潮。在解嚴、開放黨禁、報禁,以及國會全面改選等一片熱絡的政治活動下,社會不斷要求提前開辦全民健保,政府的回應先是將目標年提前為一九九五年,之後又再提前為一九九四年。

然而,當時政治人物最關心的還是政治版圖的重劃,因此推動全民健保與老年年金等福利政策,恐怕是政治考量高於實質意義。以沈富雄版的全民健保草案為例,雖然連署立委多達七十人,但在審查草案時,即使是連署的民進黨立法委員也都認為會造成選票流失而期期以為不可。又如在三讀時,代表不同利益團體的立法委員紛紛上台說話,甚至發生全民健保由強制投保被翻案為自由投保的「鬧劇」,並且祇好未開辦即先行修法。再者,執政黨在衡量延期開辦將失信於民,以及開辦初期的混亂是否影響年底立委選舉與翌年總統大選之後,毅然決然選定在一九九五年三月一日開辦,但是衛生署直到開辦前幾天方才知道,因此全民健保祇好倉促上路。所幸,中央健康保險局將士用命,醫療院所全力以赴,而全體國民亦能共體時艱,終於渡過那段令人難以想像的日子。

期待更正義的健保修法

現在全民健保已滿兩歲了。依據全民健保法的規定,全民健保實施兩年後即應進行修法。在民主時代,不同的政黨及立委可以代表不同的民意或利益團體,並無可厚非之處,但我所衷心盼望的卻是隨著台灣民主制度的成長,大家能在和平理性的互動中產生大智慧,使修法後的全民健保制度更公平、更正義,並且永續經營。

* 原文載於全民健康保險,199784-5

Comments are closed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